國際前線

病床不足、氧氣瓶短缺、黑市當道,印度疫情大反彈原因是甚麼?

印度疫情反彈,除了全國面臨糧食危機外,將如何同時影響其他國家?


2021年4月19日,印度加茲阿巴德進行為期一周的封鎖之前,庫什比克公車站有大量移民工湧入。 攝:Raj K Raj/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19日,印度加茲阿巴德進行為期一周的封鎖之前,庫什比克公車站有大量移民工湧入。 攝:Raj K Raj/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衛生部長瓦爾丹曾在去年3月宣布疫情已進入尾聲,為何疫情又在短短幾週大幅逆轉?

黑市交易當道,政府該如何避免更多民眾因買不起藥物或氧氣而死?

印度疫情反彈,除了全國面臨糧食危機外,將如何同時影響其他國家?

印度疫情持續大反彈,嚴峻的情況令人擔憂。在網路上流傳的照片和影片中,不難發現印度各城市的醫院內外皆人頭湧湧,病床一位難求,不少病患都只能留在家中治療。病情再嚴重的病患和其家屬也要用盡人脈和金錢,方可獲得床位。但得到床位的患者也未必能獲得適切的治療。由於醫院物資短缺,人手不足,氧氣瓶欠奉,即使病者住院,家屬仍要為其四處張羅氧氣瓶和藥物。實在沒有辦法,唯有在黑市中購入這些必需品。

患者病逝,家屬緊抱屍體崩潰大哭的情境,每日都在印度各個城市上演。在火葬場外,屍橫遍野,火葬場的工人甚至指,「人被當成牲畜看待」。

端傳媒早前曾就印度疫情進行報導:從「群體免疫」到首都告急:印度疫情大反彈意味着什麼?

印度單日超過30萬宗確診病例,醫療體系超負荷

在過去連續幾天,印度衞生部錄得單日超過30萬宗確診病例的數據,而總死亡病例更已累計超過19萬宗,相當於最高峰的時期每五分鐘就有一人病死。爆炸式地蔓延的病毒已使許多城市資金不足的醫療系統不堪重負,首都德里的情況尤其嚴重。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化驗所也同樣超負荷,一般的核酸檢測也要等好幾天才有結果,使醫生更難對疫情進展作評估。有幾名病人甚至雖然找到病床,但因為拿不出確診證明,而無法入院治療。

城市內不少醫院都沒有空的床位,又有醫院表示由於氧氣供應的持續不確定性,所以不接收新病人。每天都有一些醫院在發出警告,說醫院只剩下幾個小時的氧氣。於是印度政府開始調配工業用的氧氣,又派出油罐車供氧,但這只能讓醫院維持運作一天。

與此同時,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共衛生學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生物統計學系主任 Bhramar Mukherjee 稱,印度只有1.5%的人口已全劑量接種疫苗。

德里的甘加拉姆爵士醫院(Sir Ganga Ram hospital)的顧問哥吉亞醫生(Atul Gogia)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由於患者激增,急診室裏沒有床位。

他說:「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氧氣供應。提供氧氣供應的地方早已人滿為患。患者要自己帶氧氣瓶進入,但未必有氧氣。我們都想幫助他們,但床位不足,甚至也沒有氧氣可以提供給他們。」他又表示:「我們所有的電話線路都用滿了。人們一直在撥打求助熱線。醫院外面也很混亂:有救護車停泊,病人想下車,但問題是沒有床位了。」他提到,醫院嘗試盡快讓病情穩定的患者出院,以便提高流轉率,但是目前情況仍然很困難。

黑市上的假藥

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宗報導中,記者向藥物經銷商查詢,問他所提供的藥物是否是假貨,因藥物的生產公司並不在印度獲准生產該藥物的公司名單上,而且在網路上也未能搜尋到相關資訊。但藥物經銷商的負責人卻回答說該藥物是「100%的正品」。即使藥物包裝上有很多拼寫錯誤,但他毫不在乎,反倒是叫記者拿藥到實驗室進行檢測。

但是在這樣絕望的處境中,仍有不少市民願意購買這些有問題的藥,又有不少人被詐騙。供應商的電話號碼在病者家屬中流傳,指家屬可向供應商購買氧氣瓶、製氧機和藥品,但並非所有號碼都經核實。在報導中,一位IT工作者指,他因急需購買氧氣瓶和瑞德西韋(藥物),於是從推特上找到一個賣家聯絡資料。當他與賣家聯絡後,對方就讓他先預付1萬盧比,但他的電話號碼就立即被封鎖了。

面對假藥充斥,雖然一些印度州政府已承諾會打擊瑞德西韋的虛假銷售,並已逮捕一些相關人士,但黑市依舊當道,甚至價格飆升至普通民眾無法負擔的價位。報導也有指出,印度女子普里亞(Anshu Priya)的公公病情持續惡化,但她在附近的城市都無法替他找到醫院床位。她唯有退而求其次,在家治療,並以氧氣瓶來延續公公的性命。但她卻花了一整天都買不到氧氣瓶。最後她只好到黑市購買,花了5萬盧比(約5200港元)才買到一瓶,跟平常只要6000盧比(約624港元)貴了好幾倍。記者又曾打電話詢問當地幾家氧氣瓶供應商,大多開價是平常的至少十倍。

由於市民買不起黑市販售的基本藥物、氧氣瓶或製氧機,而患者死在醫院門外的事件屢見不鮮。

印度疫情對世界各地的影響

在印度這波爆發的疫情中,首次發現了印度本土變種病毒株「B1617」(雙重變異)和「B1.618」(三重變異)。雖然目前尚不知道變種病毒傳播力如何,但病毒學家賈米爾(Shahid Jameel)接受BBC訪問時就估計,病毒的變異是確診病例激增的唯一「合理解釋」,因為病毒刺突蛋白關鍵區域的雙重突變可能使病毒更具傳染性。

根據 GISAID 全球數據庫,至少21個國家發現這款變種病毒的足跡,包括香港在內的亞洲地區都同時發現大量來自印度的確診病例,德國、英國等地甚至宣佈暫停印度旅客入境。

從事樣本基因組測序工作的海得拉巴細胞與分子生物學中心(Centre for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主任米什拉(Rakesh Mishra),值得關注的是,如果不加以控制,會出現更麻煩的病毒變種。他還稱:「我甚至不願想像一個更令人討厭的病毒變種。」

可見,印度這波疫情有可能擴大疫情本身的影響,使全球感染病例數再創新高,並形成一個巨大的病毒庫,並可能滋生有潛在危險的病毒新變種。

因應疫情失控,印度已有大批農民及農業加工廠被迫停工,全國面臨糧食危機,同時也影響出口到各國的農作物和其他加工品,包括:小麥、食糖、棉花等。

端傳媒早前曾就印度疫情進行報導:從「群體免疫」到首都告急:印度疫情大反彈意味着什麼?

印度政府抗疫不力,導致疫情反彈

從2020年中到2021年初,印度政府本有足夠時間來應對疫情,諸如建設病毒基因數據庫,增設氧氣製造能力,推廣全民疫苗接種,但每一項計劃都進展緩慢。

印度媒體一篇調查報導指出,病毒的研究和數據整理被官僚系統拖累;而截至4月22日,全印接種疫苗累計僅達1.3億劑,距離大規模免疫仍然路途迢迢。

印度自去年疫情受控以來,政府宣布解除社交距離規定,民眾對疫情也鬆解了下來。在第二波疫情爆發初期,印度各邦的新一季選舉迎來了大型政治集會和街頭遊行。印度總理莫迪和印度人民黨的高層都還在忙於兩個邦的重要選戰: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印度人民黨正在挑戰當地的強勢政黨草根國大黨(TMC);在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印度人民黨也試圖有所斬獲。

另一邊,大型宗教慶典「大壺節」(Kumbh Mela)獲準舉行,數以百萬計的印度教朝聖者聚集恆河岸邊沐浴,把北阿坎德省(Uttarakhand)聖城哈里德瓦(Haridwar)擠得水泄不通。在政治集會和大型宗教活動中,民眾都沒有保持安全距離,又沒有戴上口罩。面對大批信徒聚集,導致愈來愈多人感染,政府亦沒有縮短「大壺節」的舉辦期。

對此,美國南卡羅來納州醫科大學傳染病學助理教授庫帕利(Krutika Kuppalli)就批評,印度政府早在去年應儲備足夠醫療物資,並仔細監察全球疫情走向,為疫情再次爆發作準備,但當局卻沒有這樣做。

直到是次疫情爆發,面對氧氣短缺,政府和印度人民黨控制的北方邦政府並沒有第一時間滿足新德里的需求,更發生新德里接壤的幾個邦還一度與首都「爭搶」氧氣。雖然政府已向多國求救,得美、英、法、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幫助,但能否讓疫情受控,仍是未知之數。

端傳媒早前曾就印度疫情進行報導:從「群體免疫」到首都告急:印度疫情大反彈意味着什麼?

黑市交易當道,政府該如何避免更多民眾因買不起藥物或氧氣而死?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施嘉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