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電影 風物

《濁水漂流》導演李駿碩:旁觀社會中的創傷時,我們的位置在哪裏?

新聞系訓練出的導演,骨子裏有始終如一對公義和真相的執著,偶爾也會柔軟而敏感地在責任與傷害之間思量再三。


《濁水漂流》導演李駿碩。 攝:陳焯煇/端傳媒
《濁水漂流》導演李駿碩。 攝:陳焯煇/端傳媒

牆面由紙箱野蠻撕成若干不規則的碎片鋪就,釘於其上的相片輔以文字,擷取了露宿者處境,及他們短暫的「家」。李駿碩眼眉低垂,從這面牆前走過。

坐下片刻,他扭過身用空水樽指向牆上的一句話——露宿者也是社會的一分子。說他很喜歡。

在對話過程中,李駿碩時不時在下定義式的句子間停頓沉思,待他再開口,蹦出的那些詞總是恰如其分,輕巧又包容,教人聽來如沐春風。他在敏銳地迴避一些不必要的傷害。這種敏銳的養成,或許從過往經歷中有跡可尋,例如,幼稚園時代的一盤彩色粉筆。老實說,這件事的細枝末節常盤踞於他腦中。

一天,老師讓大家從盤中拿出紅色粉筆,他是紅綠色盲,拿來拿去永遠是錯。老師只當他頑皮,罰他小息留在班房,將一盤彩色粉筆遞到眼前,一定要他再找出一支紅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街道與人 香港電影 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