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去看一場真誠的表演:《山水》——以舞蹈去問「什麼是人?」

每次去看一個表演——不論是話劇、管弦樂、還是舞蹈表演——大家進場前會抱着怎樣的心情?


香港舞蹈團迎來四十週年慶典,以大型原創舞詩《山水》作為開季節目,跟以往最大的分別是,它不受故事所限制,有的卻是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跟一眾舞者的「存在」。「《山水》是一個看到舞者最美、最真誠、最坦率的表演;我們希望觀眾可以相信我們。」

以大自然為主題,楊老師藉此跟一班舞者對生命進行反思,也是對當下時代的回應:到底人是什麼?他們以「天」、「山水」為對象,問問自然、問問自己,到底身體、物質與靈魂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

《山水》的靈感源於武術中一呼一吸、一收一放之間的自我沉澱,從而尋找人類跟大自然的律動。
《山水》的靈感源於武術中一呼一吸、一收一放之間的自我沉澱,從而尋找人類跟大自然的律動。Photo by Mak @ Moon 9 Image

在無我的世界裏尋找自我

「舞尋萬象・動求無形」是香港舞蹈團四十週年舞季的主題,大型原創舞詩《山水》作為開季節目,以「回歸」為主題:回到大自然的感召、回到東方的哲學,讓大家感受香港舞蹈團每一位成員最純粹的內心世界,「我們想讓觀眾感受肢體最極致的一種質感與魅力:像山水畫中,有畫布有墨水,而身體就像筆觸,好比畫卷的舞台上,舞者如何下筆?」具象和抽象之間,楊老師希望探索當中的可能性,「山水畫中,山就那麼幾撇、水就那麼幾點,然後就留白了;但留白不是沒有東西,沒有說明的地方反而是一個空間,讓大家去想像去填滿。」

《山水》的演出就是香港舞蹈團對身體純粹的美的探索,去尋找一個新的角度去欣賞身體、相信身體。
《山水》的演出就是香港舞蹈團對身體純粹的美的探索,去尋找一個新的角度去欣賞身體、相信身體。Photo by Leung Mo

以香港舞蹈團的文字去形容,這場跟中國山水畫的邂逅讓我們以肢體重新感知大自然的力量,靜思生命的本源。香港舞蹈團四十年了,這條路要如何跟一眾舞者及觀眾繼續走下去?他們決定「回歸」,回到本源,思考人類與世界的關係、回到東方哲學對「天」即大自然的啟示、回到個人的內心及思考。而有此想法,部分原因是上年因為新冠肺炎而被打破的「日常」,但更重要的啟發則來自上年剛完成的「中國舞蹈與中國 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

想從舞蹈探討到什麼?

單說武術動作,楊老師相信舞者可以很快就學會,但為什麼「舞蹈X武術」的計劃要堅持三年之久,是因為楊老師深信內在的變化需要時間去沉澱,「經過三年來每天的堅持練習,身體質感以至呼吸狀能的確有所變化,習武之人的氣質是我想探索的,不是單靠肢體就可以模仿得到。」以紮馬為例,單是這個動作,以香港舞蹈團舞者的經驗來說絕對難不倒他們,但當他們開始堅持練習,由一分鐘到三分鐘到五分鐘的訓練,伴隨而來的除了是大腿的酸痛、膝蓋的無力感,更重要的是內心的變化。

舞蹈是肢體藝術,但什麼是肢體?表面上它是細胞、是物質,但怎樣才形成『我們的肢體』?」亦因為這個問題,楊老師就想到以中國山水畫為是次表演的著墨,想探討的是東方哲學,從而讓自己、讓舞者、讓觀眾重新思考人生。楊老師認為人生大概分為上斜和下斜兩個階段,為的就是最終畢業的一刻:上斜的時候是學習階段,對於科學等知識是必需的;但當人生有了相當的經驗後,就會需要反思生命。就好像行山一樣,去到某一個位置,就自自然然會想回家。「東方人偏向不相信雙眼為見的,就好像『意念』二字,雙眼看不見,我們卻深信它的存在。」

經過三年的武術體驗,楊老師認為這是一個合適的時機去跟團隊分享及探討這個議題,亦可以讓大家在藝術上共同建立更多的可能性。

大自然從來不需要人類,但人類就很依賴大自然。新冠肺炎後的世界,更需要大家對生命的反思。
大自然從來不需要人類,但人類就很依賴大自然。新冠肺炎後的世界,更需要大家對生命的反思。Photo by Cheung Chi Wai @ Moon 9 Image
「天」的概念紮根在中國的哲學裏。
「天」的概念紮根在中國的哲學裏。Photo by Leung Mo

認識自己 探索自我

探索,即是一個未知的旅程;雖有無限可能性,但萬一發生不愉快的事情又如何?又或者,若然在這個探索自己的過程中發掘到自己比較黑暗的一面,又可以如何面對?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潘翎娟(阿娟)如是說,「大自然是包融的,大自然也不是一味是好,也有殘忍的一面;就像人一樣,有順有逆,所以更需要在生命中找到平衡。」《山水》對她而言亦是一個嶄新的挑戰,「這次我是以學生的身分去參與的,要跟着比我有(武術)經驗的舞者去學習。」

筆者聽過一個很好的比喻,如果有一天大家遺失了代表自己職位、經驗、身分的那張卡片,大家又會如何形容自己?大家又真正了解及接受自己嗎?接受又是終點嗎?「開始武術訓練時大家都會專注姿態,但當安靜下來之後,我發覺腦裏的全都是一些『奇怪』的問題,我會開始問『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裏?我跟身體的關係又是什麼?』我才發覺原來自己不太認識這個住在軀殼裏面的自己。」所以,認識自己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先是尋找自我,「我是什麼?我是誰?」好像一些我們本以為必然的東西,其實未必如是,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亦經常發生的,「在這個排舞的過程中,我認為最有趣的是對我自己的認知:一些往往我以為自己擅長的東西,原來卻是我最不能衝破的;以武術而言,我的牆是我最大的保護,可能亦是我最明顯、最容易被看穿的一個缺陷。」當以為找到自己找到答案了,其實是會引發更多的思考。「大自然從來不需要人類,但人類很需要大自然。我們只是物質的一部分。」

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可能會發掘到黑暗的一面;但大自然是包融的,好與壞也不只得一個角度去判斷。
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可能會發掘到黑暗的一面;但大自然是包融的,好與壞也不只得一個角度去判斷。Photo by Leung Mo

可能觀眾仍未拿捏到《山水》到底將會是一個怎樣的演出,但相信阿娟的理解可以幫到大家略知一二,「有時候我看着其他舞者排練時,我不是看到他們,而是感受到大自然的景象:他們很安靜的時候真的感受是在樹林裡有一片湖面;當他們急燥時,又會感覺是暴風雨要來臨了。」「觀眾」不會只是一個被動的角色,觀衆收獲的不只是楊老師的內心和舞者的領悟;觀眾最終看懂的是自己,是由香港舞蹈團一班舞者演繹出的風景引起觀眾心裏的那一刻經歷。

在香港舞蹈團四十週年的珍貴時刻,在觀賞演出之餘,繼續將珍貴的內心對話延續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山水有情.萬物有境,相隔千年,依舊動人。

香港舞蹈團與中國山水畫邂逅,取墨下自然為素材,以舞蹈藝術搭建一方跨越時空的精神世界。舞者的身體是點、是線、是筆尖的 一抹蒼潤;是韻、是律、是心靈美感的關照。奇幻靈巧,且元氣淋漓;心有萬象,而物我兩忘。

讓我們穿山引水,以肢體重新感知大自然的力量,賞萬物之美態,靜思生命本源。

山水畫乃中國傳統文化,藝術與哲學的重要載體。藝術家通過對自然環境的刻劃與呈現,體現了人內在的精神世界,表達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大型原創舞蹈詩《山水》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2021年5月21-22日 7:45pm

2021年5月22-23日 3:00pm

$480 / $380 / $280 / $180 / $80 (夜場)

$440 / $340 / $240 / $140 / $80 (日場)

購票詳情:https://www.hkdance.com/performances/shanshuianodetonature?lang=tc

節目查詢:3103 1842|www.hkdance.com[email protected]

Pick-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