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專訪劉擎:生活是一場精彩的遊戲,但也是越來越難打的遊戲

人生的問題就是沒有一個終極的答案。


知識份子、政治學教授劉擎,主要研究方向為西方思想史、西方現代政治哲學及現代性問題,也是《奇葩說》第七季導師。 圖:受訪者提供
知識份子、政治學教授劉擎,主要研究方向為西方思想史、西方現代政治哲學及現代性問題,也是《奇葩說》第七季導師。 圖:受訪者提供

知識份子、政治學教授劉擎,在2021年走出學術圈,成為了中國大陸文化娛樂界的一位名人。他參加在這些年紅極一時的觀點辯論類綜藝節目《奇葩說》,讓節目製作人馬東做好「節目要搞砸了」的準備,結果到頭來這季節目還沒有他一個人火。

「劉擎有人味」,大眾這樣評價他。今年1月劉擎發表的新書《現代西方思想講義》,在節目後也衝上熱銷,在大眾圖書市場「京東圖書」4月的社會學類別上一度排名第三,僅次於《公文寫作金句》。不過,身為中國最有代表性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之一,劉擎自身的思考,也在面對更具進步性的思想與行動的挑戰。泛文化類播客「隨機波動」,不久前推出和劉擎的雙向對談,標題就叫《進步者還是保守派》。主持人在BLM、Metoo、政治正確、取消文化等議題上挑戰這位自認為進步的知識分子。在和端傳媒的對談中,他再度承認,「有些觀察我沒有辦法把它整合在一起,形成一個融貫的意見。 而且我現在對自己的立場和看法抱有深度的警覺,我懷疑自己保守化了,我不能確定」。

而劉擎自2003年起每年寫作一篇《西方思想年度述評》,到2021年已經接近20年。往年他都基本在年初完成,今年卻拖到了晚春。經過中美疫情治理大比拼之後,美國的政體模式在2020年來到一個低潮期,而中國對民主自由概念的討論,也來到冷戰三十年之後的一個新低點,中國民間普遍流行自信情緒,而且似乎不在乎西方了。

在這種環境下,討論西方的意義是什麼?目前知識分子還有多大影響力,能更具體地推動些什麼議題?男性知識份子是否應該有更多的自省?年輕的知識人,還可以去哪裏尋找能激發行動的思想資源和問題意識?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知識分子 劉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