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2021 深度 風物

2021奧斯卡臨別一瞥:除了政治正確和美學高度,還可以怎樣表彰一部電影?

奧斯卡獎常常不是頒給最好的,而是綜合知名度觀眾緣、媒體聲量、當下代表性、回應社會的角度及議題敏感性、美學成就的結果。


2021年4月25日,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紀念過世影人環節最終停留在去年癌逝的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照片上。 攝:Caitlin Ochs  /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4月25日,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紀念過世影人環節最終停留在去年癌逝的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照片上。 攝:Caitlin Ochs /Reuters/達志影像

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禮前日已落幕,收視率上又創歷史新低:若說去年第92屆典禮的2360萬人收視率已是史上最低數字——相較第91屆的全美收視人口2960萬人慘跌20%;今屆第93屆頒獎典禮,相較去年再慘跌58%僅剩985萬,就更是慘淡。在好萊塢大片自去年起深受疫情影響而紛紛退散延檔的情況下,本屆入圍最佳影片項目的前八強雖然藝術水平極高,但知名度普遍不足,整體入圍名單亦缺乏重量級大片撐場面,加上入圍及頒獎嘉賓話題性不夠,如其種種,可說都是造成收視率慘跌的原因。

索德柏:把頒獎典禮當成電影來拍

有鑑於全球疫情依舊嚴峻,本屆頒獎典禮除了延後兩個月舉辦,也因應防疫做出不少調整,例如紅地毯縮水,頒獎典禮從以往的好萊塢杜比劇院(舊名柯達劇院)改到洛杉磯聯合車站,在佈置成懷舊氛圍的夜總會風格車站大廳內頒獎,車站外廣場則供休憩交誼使用。與會的國際影人須提前十天抵達洛杉磯配合隔離檢疫,量體溫、保持社交距離和確實消毒是典禮現場最高指導原則,每位入圍者和頒獎人必須根據自己的行程表進出會場(進出前後的消毒工作絕不馬虎),場內人數嚴格限制在170人以內。

本屆頒獎典禮由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得主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與他長期合作的電影製片史黛西‧舒爾(Stacey Sher)及電視節目製作人傑西‧科林斯(Jesse Collins)共同製作。史蒂芬‧索德柏不是第一位製作奧斯卡頒獎典禮的電影導演,第81屆由《夢幻女郎》(Dreamgirls)導演比爾‧康登(Bill Condon)操刀,再往前則有史丹利‧杜寧(Stanley Donen)、羅勃‧懷斯(Robert Wise)甚至影星葛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ck)等。

本屆入圍最佳影片項目的前八強雖然藝術水平極高,但知名度普遍不足,整體入圍名單亦缺乏重量級大片撐場面,加上入圍及頒獎嘉賓話題性不夠,都是造成收視率慘跌的原因。

2021年4月25日,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2021年4月25日,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攝:Matt Sayles/A.M.P.A.S. via Getty Images

雖然史蒂芬‧索德柏執導過《舞棍俱樂部》(Magic Mike)也算跟歌舞片扯得上邊,但他不似幾位前輩導演有豐富的歌舞類型經驗,再者他接手從來就不是為了將頒獎典禮做成一場華麗大秀,他受訪時表示要讓觀眾看典禮就像在看電影,2.35:1的寬銀幕比例、一秒24格的幀數、充滿電影感的鏡頭運動,再加上頒獎人介紹入圍者時種種革新作法,與其說索德柏要讓頒獎典禮充滿電影感,不如說索德柏其實是把製作一場頒獎典禮當成一部電影來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奧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