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全球最大捕魚船隊助中國擴大海上影響力

中國建設海洋超級強國的過程中,其捕魚船隊已遠超其他國家,成為全球最大船隊,而且這船隊愈發激進,在全球範圍引發緊張局勢。


2020年9月16日中國舟山的捕魚船。 攝:Yao Feng/VC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6日中國舟山的捕魚船。 攝:Yao Feng/VC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中國建設海洋超級強國的過程中,中國的捕魚船隊已然遠超其他國家,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捕魚船隊,而且這隻船隊愈發激進,在全球範圍內引發緊張局勢。

中國船隊每年捕撈數以百萬噸計的海產品,以滿足國內蓬勃發展的中產階級需求。外國政府、漁民和保護組織指責中國船隊非法捕魚,包括使用違禁設備和闖入其他國家海域。受影響的政府和漁民稱,這種捕撈活動破壞了當地經濟,威脅到包括加拉帕戈斯群島周圍的生態系統。

中國捕魚船隊正幫助政府在海上打造更大的影響力,具體方式包括建立一個覆蓋全球的港口網絡。這些漁船都配有絞盤和吊杆,拖著巨大的漁網,船隻大小可能是海軍巡邏艇的兩倍,平均船長近200英尺(約60米)。這些船隊的漁民已幫助在與鄰國有領土爭端的水域建立了島嶼定居點。

總部設在倫敦的研究機構海外發展研究院(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對應答器和全球船隻註冊數據的分析表明,參與遠洋作業(在一國領海之外的作業)的中國船隻總數多達1.7萬艘。官方數據和分析家的估測表明,與中國實力最接近的競爭對手台灣和韓國總共擁有約2500艘這樣的船隻。

中國外交部表示,中國批准作業的遠洋漁船數量要少得多,截至2019年為2701艘。中國在2017年同意將遠洋漁船數量限制在3,000艘以內,以響應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關於削減助長過度捕撈的政府補貼的呼聲。

該部表示,中國政府對遠洋捕魚實施了世界上最嚴格的監管。近年來,中國加強了對違規漁業活動的法律懲罰。

厄瓜多爾和秘魯去年命令海軍保持警戒,追蹤聚集在南美漁場附近的數以百計的中國拖網漁船。在亞洲,多國政府和捕魚業抱怨的中國漁船侵入本國水域的情況有數百次。印度尼西亞已經採取了定期炸毀被扣押中國拖網漁船的做法,希望藉此阻止其他中國漁船在其水域偷捕。

從2010年到2019年,在溫哥華漁業犯罪數據庫 Spyglass 記錄的全球漁業違規行為中,有21%涉及懸掛中國國旗或屬中國所有的船隻,而2000年至2009年的這一比例為16%。全球倡議組織(Global Initiative)在2019年進行的一項全球排名中,中國在非法捕魚嚴重程度方面名列第一。該組織是一個總部設在日內瓦的跨國犯罪監督機構。

在西非國家加納,漁民們說,數十艘配備各種深度捕魚裝備的中國拖網漁船每天從獲准作業的深海水域進入加納的領海,捕撈此前屬於本地保護範圍的淺水魚類。

加納漁村 Axim 的53歲漁民 Kojo Panyin 說:「由於拖網漁船以很快的速度耗盡了我們的魚類資源,我們都欠了債,這讓我們的生活變得非常困難。」他表示,這樣的捕魚還破壞了當地漁民的漁網。

中國外交部表示,要求在海外作業的中國漁船遵守當地的法律。

對中國來說,漁業捕撈給本國快速增長的中產階級提供了豐富的食材,並在漁業、水產養殖和海產品加工領域創造出數以千萬計的就業崗位。該行業也反映出中國愈發趨於強硬的態度。遠洋捕撈已被寫入了習近平的國家發展規劃,成為「一帶一路」全球基礎設施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帶一路」計劃中包含海上絲綢之路。

規劃指出,發展遠洋漁業對保障國家食物安全、維護國家海洋權益等具有重要意義。

按照這個規劃,中國希望在全世界發展建立29個遠洋漁業基地,這有助於向外界顯示中國要把自身建設成為全球基礎設施網絡中心的宏偉願景。

據國家媒體報導,福州宏東遠洋漁業有限公司(Fuzhou Hongdong Pelagic Fishery Co.)獲得了6000萬美元的國家資金,正在毛裡塔尼亞擴建一個漁港,建成後將成為中國最大的遠洋基地。中國在該地區沒有海軍基地。

中國數家公司還正在巴基斯坦建造一個漁港,該港口靠近一條主要的石油運輸路線,是中國爭奪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要衝。

第一支遠洋漁業船隊

官方記錄顯示,中國第一支遠洋漁業船隊成立於1985年3月,由13艘漁船組成,是由貨運公司租借的船隻和人員拼湊而成。記錄顯示,中國政府希望這支獲得幾十萬美元資助的國有船隊能夠促進中國與全球經濟的聯繫。

官方資料顯示,在運營的第一個全年,該船隊捕獲了約2萬噸海產品。起初,中國幾乎將所有遠洋捕撈海產品銷往國外。根據官方數據,現在該船隊將三分之二的遠洋海產運回中國。

根據官方數據,自2015年以來,中國的遠洋海產捕撈量平均每年為200萬噸。分析人士說,這可能低估了實際總量。

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海產品消費國,2019年是第三大海產品進口國,僅次於歐洲和美國。2019年,中國的海產品進口總額為150億美元,是四年前的兩倍。全球最大蝦出口國厄瓜多爾對中國的蝦出口量是對美國、法國和西班牙出口總量的兩倍。

雖然目前中國四分之三的捕魚船隊是私人所有,但中國政府在該行業仍有巨大影響力。中國最大的遠洋漁業公司是中國水產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Fisheries Corp.),是中央政府直屬農業集團公司的一個子公司,該公司及其子公司仍為國有。

少數人持股的運營商與政府保持密切聯繫,這些公司依賴國家補貼,而且往往有政府投資參與其中。正在毛裡塔尼亞建造港口的宏東漁業股份有限公司(Fuzhou Hongdong)的董事長是中國人大代表。這些公司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該行業有助中國就領土主張採取行動,比如派漁民在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以前無人佔領的環礁上建立定居點。中國政府也相應地經常維護漁業利益。

中國海軍、海岸警衛隊和准軍事部隊經常在區域海域開著摩托艇加入成百上千的漁民,中國在相關海域已建成人工島,島上配有諸多軍事設施,包括機場跑道、噴氣式戰鬥機機庫和海軍基地。

越南官員稱,去年4月份,一艘中國海警船在西沙群島附近撞沉一艘越南漁船。越南和中國都聲稱對西沙群島擁有主權。中國政府表示,是這艘越南漁船撞到中國海警船後沉沒。

在此之前,中國與菲律賓和印尼等其他國家的漁船過去也曾發生過摩擦。這些國家都宣稱對南中國海擁有主權。

違規越界

海事法允許沿海國家對距其海岸線200海哩以內的海域進行不同程度的管控。大多數國家都試圖限制外國在其領海內的活動,包括捕魚。

去年10月份,馬來西亞海事部門扣留了六艘中國漁船,指責後者擅闖馬來西亞水域。

去年8月,約300艘中國拖網漁船在厄瓜多爾加拉帕戈斯群島附近捕魚。厄瓜多爾表示,這是此類中國船隻最大規模的一次聚集,並指稱它們使用非法手段逃避身份識別,例如關閉跟蹤系統和更改名稱。

厄瓜多爾官員說,中國的捕魚活動威脅到了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生物多樣性,那裏的一些動物賴以生存的魷魚被中國漁船撈走。中國外交部表示,中國政府將在9月至11月期間禁止船隊在該地區捕魚。

總部設在倫敦的保護組織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的聯合創始人 Steve Trent 說:「過去五年,中國遠洋船隊發生了巨大變化。他們正對小型(開放水域)漁場造成毀滅性的破壞,而這些地方的魚是沿海居民賴以生存的資源。」

加納為當地漁業保留了一個離海岸六海哩的區域。漁民和環保組織說,中國的漁船越來越無視這些執行不力的規定。

行業數據顯示,現代化的中國工業拖網漁船每天可以捕撈700噸,是非洲最大漁船六個月的捕撈量。漁民 Panyin 說,主要以捕魚為生的 Axim 居民,現在不得不開車前往東邊80英里的另一個城鎮,向中國人購買漁獲。

加納海警在6月扣留了中國拖網漁船「魯榮遠漁956」號,指稱其經營者使用非法尺寸的漁網。Spyglass 開發人員、環保組織 Ecotrust Canada 的調查員 Dyhia Belhabib 說:「你可以通過全球捕魚日誌看到這艘船,從沿岸海域到加納來回穿梭。」

中國外交部表示,已注意到這些指控。官方記錄顯示,這艘船為總部位於中國東部的榮成市海洋漁業有限公司(Rongcheng Marine Fishery Co.)所有。該公司的工作人員未安排任何人置評。

漁業往往被雙邊貿易中更大的優先事項所掩蓋。加納去年的漁業產值約為4.8億美元,遠遠低於包括石油和金屬在內的73億美元對華年貿易額。中國為加納大型項目提供資金,其中包括水壩和劇院項目。

在鄰國塞拉利昂,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說,中國漁船非法捕魚每年使塞拉利昂財政收入損失2,900萬美元,但他們沒有能力監管。中國已在塞拉利昂投資數以十億計美元開發礦業和高速公路。去年8月,塞拉利昂漁業部表示,已跟蹤不到三艘遭警方指控的中國拖網漁船的航跡。去年7月警方指控這些漁船在塞拉利昂領海內非法捕魚,這些漁船之後逃離。

即使在相對不受主權國家政府監管的公海上,中國拖網漁船也受到了調查。

去年5月,印尼當局對一艘中國金槍魚拖網漁船展開調查,該船在南太平洋作業期間有四名印尼船員死亡。中方稱,正在調查此案。在船上工作的印尼漁民說,他們被強迫采魚翅,這違反了區域商定的漁業管理規則。魚翅是一種在中國很受歡迎的美食。

「從去年10月開始,我們不再捕撈金槍魚,」漁民 Rizky Alvian 說。「我們每天都在捕鯊魚。只捕鯊魚。」

英文原文:China’s Fishing Fleet, the World’s Largest, Drives Beijing’s Global Ambitions

華爾街日報 WSJ 遠洋漁業 漁業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