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Game ON Game ON

死亡的味道:艾迪芬奇的記憶

在遊戲裡,玩家要接連面對不同的死亡故事,大部分的死因都平凡不過,但呈現的視角卻可以如此詩意和夢幻。


《艾迪芬奇的記憶》(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是由 Giant Sparrow 开发的冒险游戏,玩家代入女主人公艾迪·芬奇(Edith Finch)的視角探索她家的祖宅,試圖明白這個不幸家族中每個成員的離奇死亡故事。遊戲一經推出便大受好評,成為許多玩家心目中「文學電子遊戲化」標竿。

文學就像人類共同拥有的一本大書,你在第十頁讀到的精彩故事,也許能在第一百頁又会看到其內核被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出來。讀者不斷重讀,作者不斷以自己的方式重寫喜愛的故事。每一個文學表達都有它致敬的對象,《艾迪芬奇的記憶》也不例外。如果仔細察看遊戲中的場景設置,會發現每個房間都堆疊著厚厚的書落。而當視線掃過封面,則不難看出遊戲製作者花費不少心思「選書」,其中尤以阿根廷作家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的作品最多——《阿萊夫》(Aleph)、《迷宮》(Labyrinths)、《沙之書》(The Book of Sand)、《巴別塔圖書館》(The Library of Babel)⋯⋯而從其他書籍的作者如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也能看出與博爾赫斯相似的文學趣味。

遊戲中的書架。
遊戲中的書架。遊戲截圖

事實上,《艾迪芬奇的記憶》的內容和形式都對博爾赫斯有諸多致敬。例如博爾赫斯的短篇小說《阿萊夫》中最大的秘密就是藏在地下室中的閃爍小圓球,而遊戲中的地下室同樣被主角認為是秘密所在,情節的觸發提示正是一個閃爍的小圓球;又例如小說《秘密的奇蹟》(The Secret Miracle)中的主角在死前一瞬,獲得上帝贈與的靜止時間,好讓他在腦海裡完成最後的劇作,而遊戲中玩家屢屢回到了角色死前一瞬,聽他/她把故事娓娓道來;另外一篇短篇小說《扎伊爾》(The Zahir)的主題是揮之不去的念頭,也對應了整個芬奇家族對死亡詛咒的執念。

比起挪用小說元素,《艾迪芬奇的記憶》更讓我驚喜的是它對整個博爾赫斯體系(這裡面可能包括了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卡夫卡、伊塔洛·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加西亞·馬爾克斯(García Márquez))在形式和內核上的再創作。遊戲過程中,我不停想像這些大作家在陪我一起探索這個遊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遊戲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