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巴黎教師斬首案後,法國將定義以宗教為由的威脅恐嚇為犯罪行為,你如何看?

面對種種恐怖襲擊事件的蔓延,法案會成為打擊極端主義的有效方法嗎?


2020年10月20日,大約六千人聚集在巴黎郊區Conflans Saint-Honorine的Bois d'Aulne學院門前,悼念被車臣青年砍頭殺害的Samuel Paty。 攝:Samuel Boivi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20日,大約六千人聚集在巴黎郊區Conflans Saint-Honorine的Bois d'Aulne學院門前,悼念被車臣青年砍頭殺害的Samuel Paty。 攝:Samuel Boivi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面對種種恐怖襲擊事件的蔓延,法案會成為打擊極端主義的有效方法嗎?

有論者認為此法案只為了保護政策制定者免受批評,而非真正保護公民權益,你如何看?

在多元自由的社會,你認為法律可以解決宗教與言論自由之間的衝突嗎?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法國起草了一項新法案,將基於宗教為由的恐嚇或威脅,即使是沒有實質行動、口頭威脅也會被視為犯罪行為,這項草案將於12月9日在內閣會議上提出。

此法案是由法國內政部長傑拉爾德.達曼寧(Gerald Darmanin)和司法部長埃里克.杜邦-莫雷蒂(Dupond-Moretti)起草,內容規定將給予每個孩子一個 ID 號碼,以確保他們是在上學;且此法案將允許對嫌疑犯進行初步審判,將宗教犯罪在言論階段就予以遏止,以免衍生成實質的暴力行動。

此外,新法案規定任何接受公共資金的協會都必須同意「尊重共和國的原則和價值觀」,而若發現違反規定的情況需退還款項。法案還禁止與那些帶有傷害他人意圖的人共享個人信息。

事件緣由

10月5日,47歲的初中歷史教師帕蒂(Samuel Paty)在課堂上討論言論自由及當年《查理周刊》襲擊案時,向學生展示《查理周刊》中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隨後一位穆斯林學生將此事告訴家長,家長因此作出投訴,並與帕蒂、校長和教育部官員會面。

另一學生的家長赫尼納(Brahim Chnina)則上載片段,指帕蒂是惡棍,呼籲居民投訴他。巴黎市郊龐坦(Pantin)一間清真寺亦有廣傳該片。但另有一位學生的父親解釋,當時帕蒂已知道漫畫可能構成冒犯,故展示前有問班中穆斯林學生是否想離開課室。該名家長認為帕蒂「並無不尊重學生」,當時也有大部份穆斯林學生選擇「避席」。

10月16日下午,一名來自俄羅斯莫斯科的18歲少年安佐羅夫(Aboulakh Anzorov),在巴黎西北面市郊帕蒂任教的「博伊斯學院」(Collège du Bois d’Aulne)校外,要求學生指出誰是帕蒂,再將帕蒂當街斬首,行兇時高呼「真主偉大」。其後安佐羅夫在案發現場外約500米被警員擊斃。

事後,法國警方扣留多人,並針對伊斯蘭網絡展開連串突擊搜查行動,對網上煽動仇恨的言論進行大約80次調查,和研究是否解散50個涉及煽動暴力和仇恨的穆斯林團體。當時更有警方消息透露,法國準備驅逐213名有極端宗教思想的外國人出境,他們都被列入政府監察名單,其中150人正在監獄服刑。

事件後續

血案發生後,在法國和伊斯蘭國家引起軒然大波。巴黎、里昂等主要城市各有數萬民眾上街示威,呼籲言論自由,哀悼遇害者。

10月19日,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SOS反種族主義協會(SOS Racisme)以及各教師工會等組織於巴黎合辦集會。獨立民主高中生聯盟(FIDL)成員阿達德(Dounia Addad,台譯:阿答德)表示,「我們的學校不應該成為恐懼的地方,而應該是言論自由的地方,無論是對教師或學生。」強調在安全的情況下教導和學習是老師的權利,也是高中生的權利,是不能去觸碰的基本權利。

美術老師關多琳(Gvvendoline)也認為這些問題都是課堂上不可避免的。但她又直言沒想到2020年在法國,老師們竟然可能因為這個原因而被殺,因而感到震驚又膽寒。被問及是否會因此害怕在課堂討論敏感議題時,關多琳表示,「的確會有一點怕,但我更怕的是若我們開始自我審查,避開某些議題、某些畫面,會造成什麼影響。」她認為若老師們現在停止傳遞這些知識,不再發展學生們的批判思考能力,就會讓激進主義和愚昧主義更加擴大。地球生命教育老師凱瑟琳(Catherine)亦對法國的未來感到害怕,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教導,該如何向年輕一代傳遞知識和價值觀」。

20日,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血案是「伊斯蘭恐怖主義襲擊」,強調當局對此絶不姑息。他亦表示,恐懼和愚昧永遠不會得逞,宣布將實施行動計畫,尤其是打擊「與共和國為敵」的協會,以及全力清除網絡散播仇恨。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台譯:厄多安)則公開表示,「如此對待上百萬信徒的總統應該進行精神檢查,叫做馬克龍的人跟伊斯蘭教和穆斯林到底有什麼問題?」但馬克龍出席紀念儀式時特別强調,諷刺漫畫依然會繼續存在。土耳其、伊朗,約旦等中東國家因而呼籲抵制法國商品,卡達的兩所物流公司更宣佈已經將法國商品下架。

各方回應

為了平息社會輿論,遏止同類型暴力事件再發生,法國政府因而擬定相關草案,但社會上卻有不同的聲音和連帶行動。

法案起草人之一的杜邦-莫雷蒂認為,這項法律可以讓老師更安心,有助於對學生傳授正確價的價值觀。另一起草人達曼寧亦在11月18日對《費加羅報》表示,「我們必須從伊斯蘭主義者的手中拯救我們的孩子(We must save our children from the clutches of the Islamists)」,勢必要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

然而,法國人權和民權倡議者亞西爾·盧阿蒂(Yasser Louati)則提到,法國已經有針對仇恨言論和網路犯罪的法律。他質疑這項法律草案只是為了保護政策制定者免受批評,以及在線動員抵抗他們的政策,而非真正保護公民權益。他更斥責法國總統馬克龍,「每次社會上出了甚麼新問題,他就只會拋新的法律出來」。

馬克龍則要求穆斯林領導人接受「共和國價值觀憲章(charter of Republican values)」,作為廣泛鎮壓激進伊斯蘭教的一部分。18日,馬克龍向法國穆斯林信仰委員會(CFCM)給出了15天的最後限期以接受該憲章。憲章提出,伊斯蘭教是一種宗教而非政治運動,同時也禁止任何對穆斯林團體的「外國干涉」。

而CFCM代表同意成立國家伊瑪目理事會(National Council of Imams),該機構將頒發具有官方認可的伊瑪目(伊斯蘭教集體禮拜時站在眾人前面率眾禮拜者;即領導者),如果違反道德守則,則可以撤銷該伊瑪目。

在多元自由的社會,你認為法律可以解決宗教與言論自由之間的衝突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麗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