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記者新書披露特朗普淡化疫情背叛公眾信任,你認為其連任籌碼還剩多少?

美國當局疫情管控成效一直備受質疑,加上是次隱瞞風波,你認為特朗普還能如何做以挽回選民信心?


2020年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新冠病毒應對協調員Deborah Birx博士和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Anthony Fauci博士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新冠病毒應對協調員Deborah Birx博士和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Anthony Fauci博士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早得悉病毒嚴重性,但以避免引起公眾恐慌為由淡化疫情,這是表現鎮定還是「有目的地」失職?

特朗普批評記者採訪後沒有為拯救生命而立即公開對話,而恰逢在大選前這時間節點上釋出,你如何看伍德沃德的目的所在?

美國當局疫情管控成效一直備受質疑,加上是次隱瞞風波,你認為特朗普還能如何做以挽回選民信心?

曾揭露「水門事件」的美國著名調查記者伍德沃德(Robert Woodward)將於9月15日出版新書《憤怒》(Rage),記錄伍德沃德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18次會面談話內容,部份美媒形容此書描繪出特朗普背叛公眾信任的一面。

雖然《憤怒》尚未出版,但伍德沃德已於周三(9日)率先披露部份內容,指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早於1月28日告知特朗普,聲稱疫情將成為他任內面對的「最大國安威脅」,可見特朗普早已得悉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力極強。

2月27日,特朗普接受伍德沃德訪問,期間形容病毒為「會死人的東西」(Deadly stuff),指病毒能在空氣傳播,甚至比嚴重的流感更致命,而當時美國仍未出現第一宗死亡個案。

據伍德沃德所言,縱使特朗普早已意識到疫情的潛在危機,卻多次向公眾淡化疫情,如在2月27日公開表示疫情將如奇蹟般消失,3月9日又在推特(Twitter)發文,以季節性流感作比喻,指出美國社會沒有必要為疫情停止運作。然而,由於疫情及後在美國肆虐,特朗普不得不在3月中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數日後,特朗普在與伍德沃德會面期間就事件作出回應,「我本想要一直淡化它,我現在還是傾向於淡化它,因為我不想製造恐慌。」

據衛報報導,特朗普在7月最後一次接受伍德沃德訪問,期間嘗試推卸責任,向伍德沃德表示病毒是由中國傳入,與自己毫無關係。

##各界對事件的評論

伍德沃德揭露部分新書內容後,美國社會就特朗普涉嫌隱暪疫情引起激烈討論。

特朗普就事件作出回應時,形容《憤怒》是對自己的「又一次政治謀殺」,藉形容自己為國家的啦啦隊隊長,表示自己不會因事件而恐慌,又指「我不想人們害怕,不想製造恐慌,我肯定不會讓這個國家或全球陷入狂亂,我們要表現出信心和力量」。

此外,白宮新聞秘書麥肯內尼(Kayleigh McEnany)亦堅稱特朗普從未就疫情向公眾說謊,並指特朗普「表現出冷靜,且在行動中反映」。被指有份說服特朗普接受伍德沃德訪問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亦有回應事件,認為特朗普暫停經濟活動已是正確舉動,又認同特朗普避免引起公眾恐慌的態度。

另一方面,即將在11月總統選舉與特朗普對壘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亦有就事件作出回應,指控特朗普對公眾說謊,並有意識地淡化疫情,批評特朗普的謊言為美國帶來數月來的危機,因此認為特朗普是「有目的地」失職。

此外,拜登的黨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亦有發表相似觀點,認為事件一方面反映特朗普能力不足,無法解決國家面對的危機,另一方面則反映他對科學的輕視。

對伍德沃德的質疑

雖然坊間就特朗普涉嫌向公眾隱暪疫情一事引起激烈爭論,卻同時質疑伍德沃德選擇在總統大選兩個月前披露消息的目的。

以特朗普為例,除了指控《憤怒》是對自己的政治攻擊外,他亦於昨日(10日)在推特上發文,指伍德沃德選擇在現時、而非進行採訪後公開自己的言論,是因為認為相關言論是正確的,否則早已為拯救生命而馬上公開。

其後,伍德沃德回應質疑時解釋,在獲特朗普通知疫情比流感更致命的消息時,由於無法理定特朗普的消息來源,因此難以判斷相關言論的真偽,於是認為事件不宜以新聞報導方式即時披露。

此外,伍德沃德又,自己在訪問期間無法確認特朗普有否說謊,加上兩人會面次數多達18次,因此認為有必要先理解兩人多次會面的所有對話內容,以梳理出上文下理 ,才能完整地呈現相關事件的脈絡。至於選擇於現時公開的原因,伍德沃德指是希望新作能有助民眾在大選前全面理解事件,然後作出判斷。

特朗普接受伍德沃德訪問的原因

早於是次風波前,伍德沃德已出任《華盛頓郵報》編採人員多年,並多次出版批判時任總統的著作,而其最熟為人知的事蹟,就是於1970年代與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一同揭發「水門案」,導致時任總統尼克遜下台。此外,據前美國總統喬治布殊的前政治顧問羅夫(Karl Rove)所,以往曾與伍德沃德合作的總統「都會感到後悔」。可見伍德沃德對美國總統而言,可謂「惡名遠播」。

至於這次特朗普「引狼入室」,福斯新聞(Fox News)節目主持卡森(Tucker Carlson)便在其節目中大力批評在特朗普和伍德沃德之間穿針引線的格雷厄姆,認為伍德沃德的政治取態明顯與特朗普有矛盾,因此認為不需為《憤怒》的出版影響選情而驚訝。

然而,接受伍德沃德的訪問卻似乎是由特朗普親自作出的決定。據明報報導,有現任白宮官員向《紐約時報》稱,特朗普曾拒絕就伍德沃德有關自己總統生涯的著作《恐懼》(Fear)接受訪問。然而其後特朗普對該次決定略感後悔,因為出自於對自己說服能力的信心,特朗普認為就算接受伍德沃德的訪問,仍能取得正面評價,並藉此留下執政遺產。

大選在即,風波不斷,你認為特朗普還能如何做以挽回選民信心?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曾卓衡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