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威力彩」31億新台幣獎金兩人平分,你也有被捲進過「彩劵瘋」嗎?

公益彩劵屬於賭博形式的一種,那你如何看待彩劵對社會整體的利與弊?


2020年7月28日台北,市民在排隊買台灣威力彩。 攝:張國耀/端傳媒
2020年7月28日台北,市民在排隊買台灣威力彩。 攝:張國耀/端傳媒

人人戲稱為「投胎券」的彩券,你有買過嗎?你最深刻的買彩劵經歷是甚麼?

公益彩劵屬於賭博形式的一種,那你如何看待彩劵對社會整體的利與弊?

西班牙有「胖子樂透」、香港有「六合彩」,那你所在的地區又有何種特別的彩劵文化呢?

台灣彩劵「威力彩」由於過去連續47期無人中頭獎,令累積獎金超過31億新台幣(下同,折合約8億港元),吸引大量民眾落注。攪珠結果於昨夜(27日)開出,頭獎獎金由兩名分別來自台北市和南投縣的得獎者平分,單注獎金金額達台灣歷史上第8高。

綜合台灣媒體報導,本期「威力彩」銷售總額接近20億元,加上過去47期的獎金累積,令今期頭獎金額成為「威力彩」於2008年上市以來最高。另據某投注站老闆陳先生表示,參與投注的民眾數量自上期起已急劇上升,而今期獎金因創下新高,估計單日超過1000名民眾到店投注。

「威力彩」的投注策略

據台灣彩票網站解釋,「威力彩」為一種樂透型遊戲,選號分為兩區,投注者須於第1區的1至38號碼中任選6個,並從第2區的1至8號碼中任選1個,只要所選號碼全中即中頭獎,只中第1區號碼則中二獎,每注售價為100元。如投注者希望增加中獎機會,可以系統組合形式投注:在第1區投注7至16個號碼,或同時在第2區投注2至8個號碼,電腦系統會自動投注所選號碼的所有組合,最大投注金額高達80萬元。

今期「威力彩」頭獎金額達上市以來最高,除了投注民眾數量急升外,投注站老闆陳先生亦留意到有一半投注者選擇以「系統組合」形式投注,最多人花費800元全包第2區的所有號碼,亦有投注者一口氣買下10至20個號碼的複式彩票。此外,由於全包第1區號碼的總投注金額較高,不少民眾集資投注,嘗試以較低投注金額搏取較高的中獎機會。

台灣公益彩劵的用途和批評

雖然買彩券是賭博形式之一,但世界各地的民眾仍能以合法形式投注,原因在於彩劵營運機構對公益活動的投入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如美國「威力球」(Powerball)及英國國家彩票(National Lottery)均在官方網站列出彩劵盈餘的使用方式,而發行「威力彩」的台灣彩劵公司亦然。

據台灣彩劵網站顯示,中華民國財政部認可中國信託銀行作為公益彩劵的發行機構,每年都會提供27億元回饋金撥入政府社福資金。而台灣彩劵公司則在提供公益彩券商品的同時,為弱勢經銷商提供就業機會。另外,台灣彩劵亦鼓勵中獎人捐出部分獎金作公益之用,自2007年起已累計勸募超過50億元,用以照顧弱勢社群。

然而,坊間亦存在台灣彩劵盈餘使用欠缺透明的批評。根據台灣立法院於2004年進行的專題研究,雖然財政部訂下的「公益彩券發行條例」中說明了公益彩劵盈餘的用途,當中包括補助國民年金等公益活動,但分配比例卻不易受監督,實際使用方法亦不夠透明及公開。

此外,立法院台聯黨於2014年曾公開質疑,指新北市每年約分到20億的公益彩券盈餘,但2013年前三季便花費約500萬補助中國青年和平團等國民黨外圍組織,斥盈餘成為政治資源,而非作公益之用。

世界各地的彩劵文化

買彩劵除了作為民眾一夜致富的希望外,在各國的文化上亦佔一定地位。

台灣的公益彩劵定期開彩,即使獎金金額不如本期,仍能吸引不少民眾定期投注。然而,部分國家的彩劵只在特定日子發售,如日本只在年末發售「年末JUMBO彩劵」,最高獎金高達10億日元,吸引不少投注者。

此外,部份國家的彩劵與其節日文化相關,形成獨特文化。以西班牙為例,雖然平日已有各種各樣的彩票發售,但只會在聖誕節發售、又稱「胖子樂透」(El Gordo)的聖誕彩劵(Lotería de Navidad)卻在民眾心中擁有獨特的地位。

聖誕彩劵以分享為原則,配合聖誕節的氣氛,旨在人人有獎。因此每張由5個號碼組成的彩券均會分拆成10注,每注以20歐元出售,令頭獎得主肯定不止一位。雖然頭獎獎金未必如其他彩劵高,但總獎金金額冠絕全球。

在香港,則不得不提彩劵歷史最為悠久的「六合彩」攪珠。當年港英政府為打擊民間字花等非法賭博,於1975年起開售樂透式彩票。「六合彩」原本每星期開彩三次,在特定節日如復活節、端午節、中秋等亦會推出「金多寶」攪珠,增加派彩奬金。但受疫情影響,自2月起「六合彩」已暫停攪珠。

與「威力彩」一樣,大部分國家或地區的公益彩劵盈餘均被分配作不同公益活動之用。當中比較特別的是法國政府在2018年開始推出「文化遺產樂透彩」(Loto du Patrimoine),分為一年一度的彩券及刮刮樂,收益只用以修復瀕危古蹟,每年為約100個文物古蹟修復項目提供資助。

有媒體報導,由於部分小鎮或城市難以負擔龐大的支出,令修復古蹟的工作難以進行,但「文化遺產樂透彩」的收益會按不同歷史古蹟的修補需求分配,部分古蹟更可能分到超過100萬歐元的經費,令地方政府不需從民生政策方面抽取資源,亦可以讓急需修補的古蹟得到照顧。

你如何看待彩劵對社會整體的利與弊?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曾卓衡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