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選舉主任去信問及港獨和國安法等取態,最後將有多少民主派能順利參選?

今次選舉主任大範圍去信民主派參選人,這是大規模「DQ的前奏」嗎?


2020年7月20日,黃之鋒報名參選立法會選舉九龍東地區直選。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7月20日,黃之鋒報名參選立法會選舉九龍東地區直選。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民主派議員認為,選舉審查已由過往的政治取態深入到政策主張、議會策略等層面,你如何看?

今次選舉主任大範圍去信民主派參選人,這是大規模「DQ的前奏」嗎?

因應疫情再度爆發,住大灣區港人未能回港投票,有建制派人士倡議政府延後選舉,你如何看?

2020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於7月18日展開,距8月2日提名截止日尚剩餘一周。上周六(25日),多名民主派參選人在遞交提名表後,分別收到各區選舉主任來信,要求就「反對國安法」、「否決財政預算案及其他政府議案」、「外國制裁」及「港獨立場」等問題作出回應;當中包括公民黨楊岳橋、譚文豪、鄭達鴻,以及黃之鋒、梁晃維、何桂藍等自稱「抗爭派」的參選人。

至少16名民主派參選人收到來信

在今屆選舉中,民主派矢志於爭取過半議席(35+),以掌握重要議案否決權;部分「攬炒」的支持者認為這樣可以迫使政府解散立法會,加速達成「攬炒」。截至今日(27日),至少16名民主派參選人收到各區選舉主任來信,要求𨤳清政治立場及回覆其他問題。

  • 公民黨

公民黨4名參選人,包括新界東的楊岳橋、新界西的郭家麒、港島區的鄭達鴻、以及法律界的郭榮鏗25日收到選舉主任來信,問及是否有意請求美國或外國政府推動制裁香港;4人昨日回信予以否認。

當中鄭達鴻更被問及曾聯署要求撤回國安法、並於影片稱公民黨正呼籲歐盟提供「救生艇政策」等內容。他回覆稱,因國安法已然公布,他須遵守香港所有法律並效忠特區。至於「救生艇政策」一事,鄭達鴻解釋是促進香港年輕人可在海外學習,非要求外國採取行動阻撓國安法落實。

另外,選舉主任亦質疑公民黨曾公開表示「除非特首落實五大訴求,否則黨議員將否決所有政府議案一事問及各參選人」。各人回覆表示,不能預測特區未來政策是否能回應五大訴求,但相信政府、立法會議員需要尊重、回應市民聲音。

今日,同屬公民黨、參選九龍東的譚文豪及飲食界的林瑞華亦收到選舉主任來信,被要求在明日中午前回覆問題。

  • 抗爭派參選人

25日,已簽署選舉確認書、新界東選區參選人劉頴匡於社交網站表示收到選舉主任信件,要求他就「要求美國制裁」、「爭取35+有權否決一切議案」、「國安法」及「香港獨立」等立場回答5條問題。

(註:選舉確認書,要求參選人示明擁護《基本法》,包括擁護第一條、第十二條及第一百五十九(四)條,以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參選人可自行選擇簽署與否。)

劉頴匡指出,選舉主任所引用的資料主要為其facebook貼文,而當中涉及有關港獨立場的問題,則引用了2016年他於個人帳戶發布的貼文作參考。劉頴匡昨日(26日)回覆時指,強調自2017年開始已改變立場,堅持擁護《基本法》。

另外,在民主派初選中成為新界東選區票后的前記者何桂藍亦收到信件,要求她就「抗爭派立法會參選人立場聲明」以及「抗爭派立場聲明書」中,所提到的「反對國安法」及「否決預算案」作出回應。

至於港島選區的袁嘉蔚除被問到「國安法」及「立會否決權」問題外,更因曾於社交媒體展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圖片,問及是否主張推翻及香港特區政權機關。袁嘉蔚回覆稱,該圖片於今年1月7日上載,為免因照片作錯誤裁定,現已將照片除下;她強調遵從特區政府在7月2日發出聲明,並未在其後發布相關內容。

昨日早上,九龍東選區的黃之鋒收到選舉主任信件,主要就他曾任「香港眾志」秘書長的背景以及「國際戰線」相關的範疇作出提問,包括是否同意退出香港眾志後仍然有意繼續推動包括港獨等「民主自決」的主張。黃之鋒後在社交媒體刊出28點回覆,並認為選舉主任先入為主地指控他借助外國力量,批評對方似要為他「羅織違反《國安法》的罪名」,多於核實其的參選資格。

除此之外,民主派港島區參選人梁晃維、九龍西張崑陽、九龍西的社民連副主席岑子杰、九龍西的民協副主席何啟明、新界西的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及會計界梁繼昌同樣收到選舉主任來信。

大範圍去信民主派參選人是「DQ的前奏」?

回看2016年立法會選舉,選舉主任曾去信「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要求補交確認書並交代是否仍主張和推動港獨,梁天琦在回信中雖回答「不是」,但選舉主任最後仍以不能信納他「真正改變支持港獨立場」為由,取消其參選資格;梁天琦後成為該次選舉中,第6位因政治主張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參選人。

綜合本次多名民主派參選人收到的來信內容,提問主要針對參選人對「反對國安法」、「否決財政預算案」及「國際制裁」等問題。有民主派議員認為,2016年選舉主任在考慮提名是否有效時,主要在於考慮參選人的政治意識形態及主權問題,但認為現時已深入到參選人的政策主張、議會策略等層面。

目前尚未收到選舉主任來信、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岑敖暉表示,基本上曾提及「否決財政預算案」和「國際制裁」的民主派參選人,均收到選舉主任來信,意味當局有機會DQ大部分人。岑敖暉又指出,過往DQ紅線只針對「港獨」立場,但若選舉主任今次以「反對國安法」等民主派的立場作為紅線,認為基本上沒有民主派能入閘,情況比起過往「誇張一百萬倍」。

參選港島區的民主黨許智峯同樣直言,因立場較溫和、參選會計界的梁繼昌同樣收到信件,認為政權的打壓比以往範圍更廣、對象更多,「正常人都會感覺到是大規模DQ的開始」,而DQ的範圍「不會再分本土、自決、港獨派,而是整個民主派」。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當局決定DQ與否是因人而異,如2016年梁天琦表明不支持港獨,但仍然被選舉主任認為不真誠而DQ。他又指出,今次當局有機會是先出信再評估DQ的政治代價,例如被制裁的風險等,才決定最終結果。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則,因港區國安法已實施,加上民主派初選結果中激進派當道,而中國面對美國越強烈的威脅時,更不會容許內外敵對勢力意圖搶奪特區政府管治權,故中央和特區政府今次相當緊張。

建制派倡議政府延後選舉

因應香港疫情迎來第三波爆發,多名建制派人士均倡議延後立法會選舉。本月19日,特首林鄭月娥在被問及公務員在家工作會否影響選舉日期時,回應選舉是非常嚴肅的事,立法會選舉日期不能隨便作修訂,但她強調仍要視乎疫情發展。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上周在出席電台節目時曾表示,不少市民已搬到大灣區生活和工作,認為疫情下回港人士因需要接受14日檢疫,或不會回港投票。他又舉例東京奧運也延遲一年舉辦,建議港府延後立法會選舉。

然而,在疫情曲線仍未低緩之下,南韓和新加坡先後在今年4月及7月如常舉行大選。譚耀宗則稱,南韓有南韓的原因,又指出新加坡居住密度不如香港,不能與新加坡相比。其後有媒體引述消息指出,疫情若在未來一兩周不緩和,政府預計在7月底至8月初決定立法會選舉是否如期舉行。

24日,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在其專欄上直言現時「無第二個選擇」,故向政府提議將選舉押後至少一年。他又建議若新一屆立法會的會期延至明年10月1日開始,便不會打亂慣例「10月到7月的立法時間表」。至於在立法會的真空期間,當有需要做立法工作時,行政長官可指示由剛卸任的主席召開緊急會議。

對於建制派建議押後選舉,外界有不少人認為建制派是為了挽救選情。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則表示,即使一年後才舉辦選舉,也不見得屆時建制派選情會變得樂觀。郭家麒亦指出,沒有人估計到疫症何時停止,故批評因疫情而押後選舉是笨拙藉口。

今次選舉主任大範圍去信民主派參選人,你認為這是「DQ的前奏」嗎?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