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

台灣反骨男孩模仿黑人抬棺塗黑臉引爭議,原為反映趣味的影片為何備受爭議?

你如何看待一些黑人特有的文化脈絡和歷史遺留問題?華人以及西方社會對待黑人的態度和有色人種的刻板印象該如何得以消弭?


「反骨男孩」上載黑人抬棺模仿影片遭到外界砲轟。其後為此事道歉,最終決定下架該影片。 網上圖片
「反骨男孩」上載黑人抬棺模仿影片遭到外界砲轟。其後為此事道歉,最終決定下架該影片。 網上圖片

你認為「反骨男孩」「扮黑臉」表演的行為涉及種族歧視嗎?

你如何看待一些黑人特有的文化脈絡和歷史遺留問題?華人以及西方社會對待黑人的態度和有色人種的刻板印象該如何得以消弭?

在「塗黑臉」引種族歧視爭議中,你又如何看待電影中素有對亞裔人士「扮黃臉」的現象呢?

近期配上電音舞曲起舞的「黑人抬棺」影片在網絡上竄紅,於全球掀起一波模仿潮。近日,台灣網紅團體「反骨男孩」在社交媒體貼出相關模仿的影片,更在Instagram稱「近期最羞恥」。不過,影片中各成員將臉塗黑以模仿黑人的舉動則引發網友熱議,該行為更遭到知名歸化非裔籃球員批評涉及種族歧視。

隨着事情不斷燃燒,「反骨男孩」所屬的有感覺娛樂17日貼出聲明,對影片引起爭議表達歉意。其後,「反骨男孩」團隊也在YouTube上表達歉意並下架原影片。

事件始末

台灣網紅WackyBoys「反骨男孩」一向以惡搞、幽默的影片風格受到歡迎,但在最近的影片中,為模仿之前網路爆紅的「抬棺舞」,三名成員將臉塗黑以模仿黑人,並到街上隨機找路人共舞。

由美國歸化中華民國國籍的籃球員戴維斯(Quincy Davis III )後在「反骨男孩」的影片下怒問:「這是身為台灣人應有的行為嗎?」他也在自己的Instagram上痛批影片,表示這不是一個笑話,他為在美國遭受苦難的黑人朋友們感到難過和痛苦,指現在在台灣「又再次經歷了一次(種族歧視)」。戴維斯又言對於影片創作者的無知和愚昧感到失望,反問「你們知道黑人的處境嗎?他們正被殺!」

影片播出後也在台灣社會引起不少網友批評與討論,認為「塗黑臉」的舉動涉及歧視行為。但據媒體報導,「反骨男孩」曾在影片留言回嗆網友,「假裝見義勇為卻為了罵而罵的人真的滿多的呢」;有關言論則進一步燃起網友的怒火。

至17日,「反骨男孩」所屬的有感覺娛樂貼出4點聲明,對因影片感到不舒服的觀眾表達歉意。聲明指,「反骨男孩」自成立以來多以創作社會新鮮事之詼諧、搞怪影片為主,絕無任何歧視或惡意攻擊之心態。至於外界對「扮黑臉」表演所引發的爭議,聲明澄清創作團隊的目的在反應迦納民眾抬棺舞之趣味,而非針對任何種族或人種之嘲諷或歧視。

19日,「反骨男孩」將相關影片下架,並在其同名YouTube頻道進行自我辯白。有成員坦言其「的確不了解黑人歷史和文化」,但自己不是歧視團體,稱對媒體和公眾過分放大感到不滿。團體在影片中指,當初是因為自己過往曾有模仿過黑人,而在其他節目上藝人模仿黑人的例子也不少,認為這次「扮黑臉」模仿應無大礙,但未預料到導致現在的結果。

在新影片中,「反骨男孩」也請來了台灣非裔網紅、DJ「嗩吶」一起討論歧視議題,並在最後一同再次模仿「黑人抬棺」。

各界對影片的討論

16日,「嗩吶」曾其YouTube頻道發表影片,認為這可能反映「反骨男孩」團隊的文化無知現象,而現在推出這樣的題材明顯是選擇了較為錯誤的時間點。

苦勞網主編王顥中在個人社交媒體發文,認為這是跨文化交流中會遇到且需要面對的問題,人們需要彌補這方面的知識並提高文化敏感度。王顥中又言在全球化語境下,人們的一切交流都是跨文化交流,「我們生產一個訊息,原先可能是設定要給某一個族群的人看,但又總要盡其所能的去設想,如果被另一群人看到,會被怎麼解讀,怎麼避免誤解與傷害?」他指出若我們看到一個訊息,覺得被冒犯,就要嘗試去辨認訊息生產者是否處在不同的語境中、他們的冒犯是否是基於無知,或者真有犯意。

有網友在台灣交流論壇Dcard發帖認為,要模仿別的種族就需要尊重對方的文化脈絡,而即便在台灣「扮黑臉」模仿也是多有爭議及負評的事情,「反骨男孩」團隊和台灣人都應該更有互相尊重的友善意識。

而在爭議延燒後,有台灣人在Dcard分享自己曾聯繫引發「黑人抬棺」全球風潮的「Nana Otafrija Pallbearing Services」團隊詢問意見,不過對方稱完全不介意「扮黑臉」模仿,認為「反骨男孩」沒有惡意,還說他們很愛這支影片、希望「反骨男孩」一切順利。另外,「Nana Otafrija Pallbearing Services」團隊首腦班傑明也在個人Instagram分享惡搞影片以示支持。

台北市議員、網紅呱吉(原名邱威傑)則認為,此類對文化挪用的批判有過度放大之嫌,是一種被媒體與社群所催化出來的現象。他表示,文化就和性傾向一樣是流動的,當你開口閉口就是文化挪用、政治正確的語言時,也在否定所有文化的主體性。

「扮黑臉」爭議與其他案例

黑人劇(minstrel shows)在美國是相當熱門的娛樂演出。在那時候的時空背景下,美國觀眾所「熟悉」出現在這些戲劇當中的非洲裔角色,就是如此一個固定的「黑臉」(blackface)形象。

由於大多演員本身都不是非洲裔,白人演員會需意在臉塗上黑色油彩以模仿非洲裔角色;而就算僅有少數非洲裔演員得以參加演出,也還是要抹上黑妝扮演。「黑臉妝」後經過多年發展與演變,厚唇從最早的紅色演變為白色,或者不刻意上色。

直到民權運動逐漸興起,「黑臉」才受到認真檢討。社會大眾逐漸形成共識,認為不應該繼續採用這種帶有貶低意味的演出方式。不過,就在「黑臉妝」早已被荷里活影劇圈揚棄多時的現在,近幾年卻在許多美國大學校園紛紛出現,時間點則大多是萬聖節,主要用意在於搞笑、嬉鬧。

後自21世紀以來,華人世界和歐美國家開始有因「扮黑臉」模仿黑人引發的爭議事件。

在黑臉文化曾經最為興盛的美國,2019年,美國南部維吉尼亞州州長拉爾夫·諾瑟姆(Ralph Northam)因其在1984年醫學院年鑒紀念冊中的一張照片而被指種族歧視。照片中,一人塗着黑臉假扮黑人,另一人則裝扮成3K黨(美國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民間團體)成員。諾瑟姆向媒體表示自己對當初的無知而引發的後果感到反悔。緊接着,該州司法部長馬克·赫林(Mark Herring)也被爆出曾有「扮黑臉」的「黑歷史」。

2019年,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被《時代雜誌》挖出一張近20年前的「黑臉照」。當時他出席任職私校的「阿拉伯之夜」晚宴,杜魯多為打扮成阿拉丁而塗黑了臉部及手。由於杜魯多向來形象良好,主推進步包容的自由派政策,且當時加拿大正面臨議會換屆選舉,這張照片曝光後隨即引發加國一片譁然,重挫杜魯多的支持率。

2018年中國央視春晚中,有小品節目以裝扮成斑馬、長頸鹿、獅子和羚羊的舞蹈演員開場,其中猴子多為非裔演員擔任,另外,女演員婁乃鳴扮演一非洲婦女時穿着寬大的裙子、臉塗成黑色,並誇張地說:「我愛中國人,我愛中國。」事後,有來自衣索比亞的北京大學法律系學生表示這個表演已經對其造成傷害。

另在2019年,台灣網紅「放火」被指在2017年的YouTube十萬年終歡樂會中因扮成納粹,以及「扮黑臉」臉假裝黑人,被外國網友指控種族歧視。事後許多網友也湧入「放火」的Facebook大罵,並跟擁護放的粉絲發生衝突,更有英國男子因貼文抨擊而遭到台灣網友的死亡威脅。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荷里活電影和其他娛樂作品中也存在着「扮黃臉」的現象。如1937年由作家賽珍珠名作《龍種》改編的同名電影中,所有角色都是由白人裝扮的中國人;1961年的經典電影《蒂凡尼的早餐》中,I·Y·國吉(I. Y. Yunioshi)也是由白人演員米基·魯尼裝扮成印度裔,並配合了一些對亞裔人士刻板的印象和滑稽風格的表演。

在「塗黑臉」引種族歧視爭議中,你又如何看待電影中素有對亞裔人士「扮黃臉」的現象呢?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林東蔚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