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德貞女子中學學生被欺凌影片曝光,誰該為頻生的校園欺凌問題負責任?

從董之英到德貞女子中學,香港校園欺凌問題持續出現,教育局現行的應對政策何處出現缺口?


2020年6月23日,德貞女子中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6月23日,德貞女子中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從董之英到德貞女子中學,香港校園欺凌問題持續出現,教育局現行的應對政策何處出現缺口?

社會上素有聲音認為校園欺凌案件大多出現在Band 3學校,原因何在?社會及學校對受害學生的安全網該由哪方面展開?

台灣的校園欺凌問題一度嚴重,但自2012年推行規管改革後,欺凌事件數目大跌七成,台灣對香港而言又有何可取、學習的地方?

6月16日,一名13歲德貞女子中學女學生於長沙灣海麗商場,遭數名同學以消防滅火沙筒蓋擊打手臂及頭部,當中更有人要求受害者「食沙」。其後女童父親報案揭發事件;警方經初步調查後,表示目前已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AOABH)拘捕兩名涉事女學生。

另外,有媒體表示收到多段有關受害女學生遭施虐短片。短片中顯示在是次欺凌事件發生的幾天前,該名受害女學生已曾被三名同學在同一地點輪流掌摑,更被要求向施虐者道歉,而其中一名負責拍攝的旁觀者則是日前被捕的學生之一。短片曝光後,再多4名介乎13至14歲的涉事女學生被捕,警方則表示不排除再有更多人被捕。

21日,德貞女子中學校方於校網發聲明回應,指對事件深表遺憾,稱學校會按既定程序嚴肅處理,而目前現已成立危險處理小組跟進。教育局發言人則指,正就事件向學校了解詳情,並會按需要提供適切的專業意見及支援;強調學校是學生學習和成長的地方,局方絕不容忍任何校園欺凌行為。

香港處理欺凌事件的既有政策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2017年就世界各地的學生幸福感發表報告指出,在5000名受訪香港學生中,逾三成受訪者表示曾在過去一個月受到欺凌,比率為全球最高。

2019年,香港立法會亦曾就打擊校園欺凌的政策指施作出研究,報告同援引OECD的統計數字,指出雖然教育局自2004年已推出「和諧校園齊創建」資源配套,鼓勵學校制訂校本措施以打擊校園欺凌,但有意見認為既有措施缺乏強制通報和第三方監察機制,令校方大多傾向淡化欺凌事件,以免影響校譽,最終使校園欺凌問題無法得以解決。

報告又指出,香港教育局現行的主要反校園欺凌政策有三:要求校方制定校本政策、在學校舉行反欺凌活動及進行教師培訓。不過,公眾普遍認為因校方欠可信的舉報制度,將會令學生不願舉報欺凌行為,而且教師日常工作量過於繁重,難以抽空應付預防欺凌的工作,學校亦難以在緊湊的課程中抽空向學生教授反欺凌的課題,令有關政策的成效存疑慮。

最後,報告指出台灣的校園欺凌問題一度嚴重,但指出當地在2012年推行規管改革,就疑似欺凌個案制定中央強制通報及調查機制,此後在2011年至2016年間,確認成立的欺凌事件數目由554宗大幅下跌70%至168宗,可見情況得到顯著改善。

學校環境與欺凌事件的關係

2019年,香港曾爆出引起大眾嘩然的校園欺凌事件——董之英中學校園欺凌案。綜合媒體報導,一名男學生被多名同學用椅子困住,遭人強行脫下其褲子及擊打屁股。當時校方回應指事件不涉欺凌,只屬同學間過火的嬉戲。

端傳媒曾就董之英中學的欺凌事件作報導,描述校內的教學環境與欺凌事件在校內普及化之間的關係。一名曾在涉事中學任職教師以「異世界」形容學校,指大眾不能以「正常社會的標準」來衡量董之英的世界。她指出,由於同一位學生在被欺凌的同時,亦會參與對別人的欺凌,令欺凌在董之英的世界中難以被定義。而文中另一受訪學生亦指出,外界定義為「欺凌行為」的舉動在其實只是董之英學生之間的玩樂方式,所謂的「被欺凌者」亦未必會在意被欺凌一事。

而涉事學校與德貞女子中學一樣同屬Band 3學校(香港中學以學業成續分為三個組別,Band 3屬最差),社會素有聲音認為有關組別學校因校風較差,故導致欺凌事件頻生。

但據明報報導指出,雖然欺凌事件在Band 3學校出現的頻率較高,卻不代表其他組別的學校沒有欺凌現象的出現。文章參考2015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統計數據,指出在所有組別的學校中,均有約三分之一學生曾在一個月內受欺凌,當中以「被同學取笑」為最常見的欺凌方式;而所有組別的學校均有約兩成學生曾以其他方式受欺凌,比率屬世界前列。可見雖然Band 3學生遭受欺凌的比率均較其他學校高,但上述數據卻顯示欺凌問題並非Band 3獨有。

報導又分析指出,令「董之英欺凌現象」普及化的原因在於香港教育的深層次矛盾:由於Band 3學生的學習動機普遍較低,同時對學校的歸屬感較弱,亦更易感受到老師的不公平對待,導致欺凌問題在Band 3學校尤其普遍。

然而,香港的教育制度以學業成續高低把學生分類,再把所有成續較差的學生集中,然後強迫他們面對難以應付的課程,學生自然無心上學,進而導致欺凌現象等問題的出現。故此,學校亦無法從根源上找到解決方法。

面對持續不斷的校園欺凌案件,香港教育局應如何調整既有的應對政策?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曾卓衡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