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科技巨頭拼多多員工過勞死:數字時代,打工人維權的勞動法之困

互聯網巨頭擅長於將自己包裝成技術革新、引領未來的人類領袖。但它們並不擅長兑現自己的承諾。


拼多多在上海的辦公室。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拼多多在上海的辦公室。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元旦之後,中國大陸新興電商公司「拼多多」成為熱點,其白領員工接二連三在據說每月300小時以上的工作時間中過勞死或自殺,一名工程師在網上發救護車照片被開除,更多拼多多離職員工控訴公司工作環境及文化惡劣,而拼多多的公關回覆也如關公災難,既毫不檢討自身,也不能回應社會不滿情緒。與此同時,大陸外賣公司「餓了麼」的一名騎手也在送餐過程中過勞死。這些消息的擴散,使得996與零工經濟中的勞工健康與權利保障問題成為新年後大陸輿論的中心,指責「壟斷資本殺人」的聲音在輿論場上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

可是,在為這些逝去的生命惋歎與激憤之餘,人們似乎感到並沒有什麼手段去改變當下勞動者權益嚴重受損的局面。實際上,工人過勞死與自殺的新聞每個月都為數不少,如果將它們繪製在一張地圖上,結果可能相當驚人而可怖。更何況,除去過勞,現實中還發生着諸多勞動者權益受侵害的現象。如果對資本的批判僅僅停留在道德譴責的層面上,寄希望於資本代理人的自我良心發現,那麼無疑將會有更多類似事件發生。

2020年底,就有大陸勞權倡導者在互聯網上發起了年度十大黑心企業評選,並列舉了一些常見的不公現象:職場霸凌(PUA)和暴力,性騷擾,性別歧視,超時工作,無償加班,年休假制度不足,不簽署勞動合同,拖欠工資,不提供社會保險,不合理的企業規章制度和工作安排,大量勞務派遣、僱傭臨時工和濫用實習生⋯⋯這背後,實際上是大陸勞動法日益崩壞、逐漸被資本巨頭踐踏和架空的長期歷史。

相比精英們在投資市場上的高歌猛進,普通勞動者在捍衞自身權益上顯得越發舉步維艱。為了尋求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案,我們也許需要了解目前中國大陸的勞動法體系在設計上原本應起何種作用,以及為何在現實中失靈。當然,也存在另一種輿論認為,以保障全職工作的勞動者為主要方向的傳統勞動法體系,已經跟不上以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技術變革所採用的全新的用工模式。這和人們要求捍衞現有勞動法的訴求是矛盾的嗎?這樣的聲音是否有為互聯網資本巨頭站台的嫌疑?或者說,這是否也提示我們需要革新勞動法,以保護新型勞動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恰東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