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流行樂與留聲機

聖誕歌單:香港人 say goodbye 的8種方式

恐懼,避難,不捨,憤怒⋯⋯終至流亡。香港人的離散在這些樂聲中可有結局,你同我說過幾多次:再見。


2020年﹐香港西環碼頭一隻鳥飛過。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香港西環碼頭一隻鳥飛過。 攝:林振東/端傳媒

臨近聖誕,一個個突然離開的消息,又或身邊人密謀移民的思緒,令這個年末節日更添複雜。流行文化從來與社會氣氛緊扣,我們聽過那麼多的廣東歌,有幾多實是在說移民式再見?

香港就是徹頭徹尾一個移民城市,不同人移出移入,在華人離散 (diaspora) 的論述中,從不缺香港人,亦一直最吸引國際眼球。去年《Atlantic》出了一篇文章《A Polarized City, Mirrored in Its Diaspora》,談的是香港移民第二代對香港社運的看法,更重要的是把香港的移民帶到他國讀者眼前,說明他們與其他亞洲移民的不同。

我也曾在1997年到加拿大短暫移民,那時,整個街區都是「怕九七」的人。在社區跟其他人談起,發現新社區大部份都只有兩種香港移民故事:一是祖父母輩已經移來的;另一種就是父母剛剛帶孩子來的。所以,移民故事必要由1960年代開始。

香港第一次移民潮該是六七暴動之後,從大陸走難來港而賺夠的、在香港重光時拿到英國護照的,都紛紛移民。那時的人說「走共產黨」,即是避開共產黨:以前我們走過,將來你們也要走。對很多香港出世的人來說,這儼然上一代植給自己的家訓。彼時移民者相對富有,也是之前所說的祖父母輩。那時,富豪與富豪之間都大約知道誰的太太、誰的子女來了,在外國形成自己的支援圈子。他們拿著大量資金到美加投資,孩子在這讀大學,錢就是在香港賺的,大家亦隱約知道香港哪些名人來了。不過,在那個文化產品未太流通的年代,尚無很多文化紀錄或反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Beyond 回流 周國賢 譚詠麟 古巨基 葉倩文 陳慧嫻 流行音樂 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港人離散 香港移民 平安夜 聖誕歌 廣東歌 金曲 流散 達明一派 流亡 香港人 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