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 2020年終專題

香港,亞洲外媒之都的殞落?

「以前大家傾向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面,這個籃子就是香港,那麼以後可能是把雞蛋放進不同籃子。」


【編者按】這是端傳媒2020年終專題的第一篇,歡迎點擊訂閱專題。我們與你一起,關注一個時代的碎裂與另一個時代的新生。

不久前,來自愛爾蘭的麥固崙(Aaron Mc Nicholas)離開他生活了5年的香港。「我要走了,但你們要留下,並設法應對這些來臨的轉變。」離境前,他對一群香港記者朋友說。

麥固崙所指的轉變,來自香港低沉的大氣候,但更直接的,是外籍媒體人的簽證困擾。2015年,他隨愛爾蘭新聞機構Storyful拓展業務而搬至香港,後來轉職《彭博新聞社》,做社交媒體編輯。他兩次續領簽證,最多一個多星期獲批。不過今年3月,他被新僱主Hong Kong Free Press聘請,新工作簽證等了整整5個月。8月25日,香港入境處書面通知他:拒絕批出工作簽證,未說明理由。

據我們掌握的資料,麥固崙是第一位被香港政府拒絕簽證、任職於本地媒體的外籍記者。輿論沸騰,揣測不斷。HKFP是香港成立5年的英文網絡媒體,在去年運動中緊貼報導,麥固崙本計畫加入擔任編輯。

在2020年,簽證的難題困擾著許多記者。與麥固崙被明確拒簽不同,更多在港的外籍記者遭遇續簽時間延長,長期不能工作的問題。8月,《紐約時報》傳出至少6至7名記者被拖延簽證,加上《華爾街日報》、CNN等大型國際機構,逾10名記者遇上類似情況。立場新聞據消息報導,香港入境處新設「國安組」審視外籍記者的簽證。端傳媒向入境處查詢國安法後,有否更改處理外籍記者簽證的工作流程,入境處未正面回答,僅指所有來港工作的簽證申請均由其轄下的「簽證管制執行科」處理。

作為亞洲甚至國際的外媒之都,全球約有80家新聞機構在港設立辦事處(註一),這是在港記者第一次遭遇這等規模的簽證問題。據端傳媒了解,記者們的簽證審批時間延長始於今年5月,直到9月之後,才陸續收到等待逾數月至半年的簽證;但據兩名外媒記者分別透露,他們身邊有同行至今仍未獲簽證。對部分記者而言,馬上被驅逐的威脅暫時擱置,但不安與緊張感持續瀰漫——這些異動可能影響人事佈局,長遠可能影響中港報導的操作。

「讓記者等候簽證批准,自然引發了寒蟬效應。記者會更小心翼翼、設置紅線嗎?很有可能。」在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心總監瑞凱德(Keith Richburg)告訴端傳媒。進入大學之前,瑞凱德是擁有逾20年駐外經驗的記者,曾被《華盛頓郵報》派駐全球七個城市,在2009-2013年駐北京工作。

他記得在北京,每逢踏入冬季,外籍駐華記者就要籌謀將於12月失效的記者證,大家要看看是否能順利延長簽證,才飛回家鄉過聖誕。有時,外交部等到平安夜當日才發簽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年終專題 國家安全法 反修例運動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