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第57屆金馬獎

導演鄭有傑專訪:《親愛的房客》是同志片?家庭片?還是懸疑片?

為什麽異性戀的愛情電影我們叫愛情片,但是同性戀的愛情電影,我們就叫同志電影?


導演鄭有傑。 攝:李昆翰/端傳媒
導演鄭有傑。 攝:李昆翰/端傳媒

入圍金馬獎6項提名的《親愛的房客》,可能是今年許多觀眾心目中的「最佳台片」。這部反傳統的「家庭片」,用細密層次鋪展出了同性伴侶所面臨的現實處境與台灣社會的老人安養問題,是近年台灣少有的能讓人「安靜下來」的作品。已踏入電影行業20年的導演鄭有傑,並不是一位高產的創作者,他的影像風格也向來都不太「商業」,而這部之所以能收穫亮眼票房,或許是因為它對「家」的探索太令人動容。

家是什麼呢?《親愛的房客》讓人們看到:家,是愛再往前一步。討論同性情感乃至婚姻平權多元成家的台灣電影不勝枚舉,而《親愛的房客》講愛情的部分反而不多,用鄭有傑的話說,這部電影的起源「當然來自於愛情」,但重點是放在「愛情之後的事情」。

轟轟烈烈愛過之後,還是要過尋常日子。而一旦開始過日子,就要面對法律、就業、醫療、小孩上學等一系列現實問題。所以鄭有傑認為,現在台灣同志伴侶的困境往往在於步入家庭。「男男在一起,女女在一起,好像已經比較開放。但是要成為『家庭』,就會連帶而來包括小孩子的撫養問題和老人的安養問題。」所以他想再往前一步,去講一個「家」的故事。

這部電影的起源「當然來自於愛情」,但重點是放在「愛情之後的事情」。

《親愛的房客》劇照。
《親愛的房客》劇照。 圖:網上圖片

同性還是異性婚姻,沒有分別

「每個人對『家』的概念都不太一樣。」從2018年開始著手寫劇本的鄭有傑,想試著用一個傳統上「大家不認為是家」的故事來講「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台灣故事 同志婚姻 台灣電影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