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第57屆金馬獎

2020金馬獎全局預測:別忘了一個獎項最重要的

《消失的情人節》贏面不大?黃信堯的獨白仍有用?香港電影佔了議題便宜嗎?《孤味》是「國民電影」?


《消失的情人節》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消失的情人節》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狂舞派3》11月19日擔任金馬影展閉幕片(另一部閉幕片是陳健朗執導的《手捲煙》)在台灣世界首映之後,入圍第57屆金馬獎的作品已全數放映,接下來就是11月21日晚間的頒獎典禮了。

第55屆(2018)金馬獎,因為《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上台領最佳紀錄片獎時一句「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撼動兩岸敏感神經,令中國電影及諸多中港合拍片在第56屆(2019)金馬獎悉數缺席。

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自從第33屆(1996)首度將中國電影納入參賽範圍,歷經二十多年,金馬獎已成為許多中國獨立電影新銳心中非常重要的獎項指標,因為能夠通過初選表示自己有一定水準,若能獲得提名甚至進而得獎,將會大幅增加作品在大華語區曝光的機會,如果新的拍攝計劃能夠入圍金馬創投達到相輔相成更好。

2019年,因中國國家電影局的公開抵制,引發後續中國片撤賽潮,少了萬瑪才旦的《氣球》、曾國祥的《少年的你》、王小帥的《地久天長》、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等中國優秀作品參賽固然可惜,但在入圍名單宣佈之後,外界擔心的事情並未發生,五部入圍最佳影片的作品分別是:台灣以改編知名電玩遊戲的白色恐怖背景鬼片《返校》和鍾孟宏執導的作者電影《陽光普照》、香港描繪熟年男同志戀情的《叔‧叔》、新加坡電影《太陽雨》、以及HBO出品的二戰背景馬來西亞電影《夕霧花園》。金馬獎用這份入圍名單告訴大家,真正重要的不是參賽數量和國家,而是評審如何透過入圍名單,表達這個獎項的觀點、格局和視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電影 台灣電影 金馬獎 東南亞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