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費城大選記

雖然是個並不投票的中國人,但從某種更廣義的角度來看,在現場的我也有種我們選出了「Our president」的感覺。


2020年11月7日,費城賓夕法尼亞州的市民人們在的費城街頭跳舞慶祝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7日,費城賓夕法尼亞州的市民人們在的費城街頭跳舞慶祝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email protected],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美國大選中,拜登不出所料仍卻又一波三折的當選了美國總統。而本人也有幸在過去的幾天,在費城和特拉華州深入前線親自感受了這場選舉。在這裏,和大家簡單分享一下過去幾天的見聞,以及自己作為一個政治學學生的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

為何是費城?

早在大選前幾個月的時候,作為一個主修政治學的學生便萌生了要去現場感受大選的念頭。只可惜學校所在之地是紐約上州的伊薩卡小鎮,人口不多,政治氣氛也不算濃厚,缺少大選的氣氛。那麼學校周邊的大城市中可考慮的便是紐約市、費城、華盛頓特區這幾個。而最終選擇了費城,既是因為其所在的賓夕法尼亞州是搖擺州,也是因為我們更想用一種「拜登支持者」視角去感受這場選舉,即便我本人對於這兩個候選人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態度。

首先,賓夕法尼亞州是一個搖擺州(不過費城則是一個非常「民主黨」的城市)。大家只要知道在美國大部分的州都有明顯的傾向去支持民主黨或者共和黨,這些州的票一定會流向某一個候選人。例如民主黨主導的加州和紐約州的結果都一定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獲勝,也因此,在總統大選中這些州反而顯得沒那麼重要,大家早就知道票會去哪邊。而一些中等規模的州(例如佛羅里達,威斯康辛,密歇根等)作為搖擺州地位會更加重要,因為其內部的普選競爭激烈,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這個州的票給誰。賓夕法尼亞州也是這樣一個搖擺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選擇來到賓州的原因。

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拜登的競選總部在費城,他也住在費城隔壁,開車約半小時的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在最近的幾個月裏,拜登一直在民調中遙遙領先,我們顯然希望去現場看到一場勝利而非有可能帶來衝突的失敗。而且在川普過去幾個月不斷針對中國的惡意抹黑之後,作為中國人去觀察川普的支持活動不得不說還是有可能的風險的。即便個人對雙方候選人沒有明確的偏好,但民主黨對少數族裔更加友善,從感觀上以民主黨支持者視角去觀察大選也更為合理。因此,在11月3號大選日的一大早,我們一行幾人便從伊薩卡出發驅車前往費城。

斯克蘭頓:美國版山西大同

在開往費城的路上我們要途徑一個重要的小城,斯克蘭頓。其重要性源於其是拜登的出生地,我們也將這裏設為大選觀察活動的第一站。伴隨着7點初升的太陽,我們沿着81號州級公路向南進入阿拉巴契亞山脈。原本只是期待去看看拜登的出生地,沒想到 Twitter 上一搜發現拜登本人也將到訪斯克蘭頓,我們便快馬加鞭,最後成功在斯克蘭頓追上了拜登。

不過當然了,拜登被警察層層包圍,能與其近身的應當也都是受過審核的民主黨支持者。但是現場的總體安保程度也不是很嚴格,我們並沒有被檢查就一直和其他一批支持者一起在距離拜登約莫50米的管制區外圍觀看。在等待一陣後,拜登的車隊從我們的面前呼嘯而過,這應該也就是我和拜登離得最近的一刻了。

令人感到既驚訝但又合理的是,雖然斯克蘭頓是拜登的老家,但街上的川普支持旗幟遠多於拜登支持旗。仔細一想,斯克蘭頓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無煙煤產地以及由此產生的鐵路交通中心。作為鏽帶(rust belt)的一部分,民主黨的擁抱新能源的環保政策在這裏自然不受待見。在這座城市簡單逛了一下,確實房屋整體都比較老舊,略顯蕭條。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煤煙的氣味,同行的鞍山朋友說這讓他想起了他的家鄉。不過稱斯克蘭頓為美國鞍山似乎並不合適,那應當是離斯克蘭頓不遠的匹茲堡。斯克蘭頓作為煤都,被稱為美國版本的山西大同應該更為合適。龐大的鐵路博物館記錄着往日的輝煌,不過很多條線路已經被廢棄。街邊小店的食物也非常具有工業城市的氣質:便宜,粗獷,快捷方便,熱量極高,就像是螺螄粉之於工業城市柳州一般。

2020年11月3日,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日落時份。
2020年11月3日,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日落時份。攝:Hannah Yo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費城:關鍵的投票點

在途經遊覽了歌手泰勒斯威夫特的老家雷丁之後,我們一行終於在傍晚時分來到了費城。1月3日的天空十分好看,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這一天晚間的美國大地似乎也「紅」了。共和黨(代表色為紅色)候選人川普超乎預期的在當晚呈現領先態勢。我們原本預期在當晚拜登可以拿下重要的搖擺州佛羅里達之後便可基本確定當選總統,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川普卻拿下了佛羅里達。在其他的仍在點票的搖擺州諸如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川普也保持領先。在賓夕法尼亞州也是如此,原本民調預期拜登會贏4%左右,但是拜登在當晚落後大約11%,着實令人大跌眼鏡。我的朋友圈裏支持川普的朋友激動不已,支持拜登的朋友則十分沮喪,在美國的一些老師朋友表示是不是要考慮離開美國了。

作為一個學習政治學的學生,這一晚也是令人沮喪的。倒不是因為川普贏了,而是政治學界大量的同仁們因為2016年預測的失敗,在這次的大選中做出了大量的努力,包括更多機構參與民調,以及對底層受教育程度較低的民眾的關注,但是還是產生了這麼大的偏差。即便是知道在明後兩天會有「藍移」的現象,但是這麼大的差距還是讓人很難保持信心。

所謂「藍移」是指隨着開票的進行,支持民主黨為主的郵寄投票會被陸續統計從而讓整體的支持率往民主黨(代表色為藍色)方向靠近。民主黨人多支持郵寄投票,可能一方面是因為民主黨呼籲民眾在疫情下減少聚集不要現場投票,另一方面可能便是民主黨大部分的少數族裔支持者之前往往會不花時間去投票,因為在週二他們往往沒有機會去離開工作去投票,而郵寄投票則給了他們這個機會。因此,在11月3日共和黨為主的現場投票都被統計了,郵寄的投票則需要慢慢計算,更何況諸如賓州這樣的州允許11月3號之後幾天內收到的郵寄投票都被計算,所以隨着越來越多票的計算選票一定會向民主黨方向靠攏。

在往年的總統選舉,11月3日的晚上結果一般就可以被宣佈,當晚美國各地就會有慶祝活動。在11月4日的凌晨,費城街頭卻十分安靜。為了防止衝突情況而臨時增加的市政廳門口的警察和國民警衞隊十分悠閒的到處溜達。回到酒店發現,川普已經在白宮召開記者會宣布勝利,CNN 的前線記者也說白宮內氣氛熱烈川普團隊在歡慶。

當晚也有一個視頻很火,是民主黨大佬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幾個月前的採訪,說擔心選票還沒統計完,川普會根據藍移之前的結果就提前宣布當選。很多人都說 Sanders 是預言家,但其實大量的媒體和學者在今年早些時候都已經對這個可能的情況做出了討論,並且沒有想到這個現象的確發生了。不過最後的結果也證實,果然郵寄選票會讓整體的計票變藍。

11月4日,我們來到了特拉華威爾明頓的拜登家。只可惜開到那之後發現整個街區已經被封鎖,只有有認可的記者證持證車輛才可進入。不過好心的警察大哥建議我們去拜登在特拉華的總部,說拜登一會兒就會過去。驅車10幾分鐘之後才發現這裏到處都是記者,尤其是日本和拉丁美洲記者居多(這幾天很少碰到中文媒體)。不過大部分的記者都和我們一樣因為沒有證件都只能在鐵柵欄外的巨幅美國國旗下觀望,我也被一個墨西哥電視台採訪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沒有上墨西哥的新聞。後來拜登果然來了,不過這次同樣也是一個超長車隊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我們也沒有等到拜登出來在大舞台上說話,畢竟當時結果還不能說是完全穩了,不過的確在當時短短的10幾個小時內民主黨就逆轉了局勢,如果開票再快一點當時說不定當時我們就能記錄到拜登的現場發言了。

11月5日,我們來到了費城的點票中心。在門口川普的支持者佔領了門前的黃金地帶,似乎勝利已經勝券在握。但是當時的民調已經顯示出很明顯的藍移現象。拜登支持者則在幾米外高舉牌子並高喊「點出每一票(Count every vote!)」,大量的媒體記者朋友在採訪雙方的支持者。我們也和民主黨支持者們聊了會兒,他們也充滿信心認為拜登一定會贏。

在這兩天裏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停刷新結果,但很多州尤其是內華達州卻更新緩慢,我們猜測這是不是一種「美國式的維穩」,不是突然一下公布選舉結果,而是讓兩檔支持者都有緩衝,從而減少衝突的發生。11月6日,藍移的現象更加的明顯,幾個州開始翻藍,拜登似乎有很大機率要當選。再次來到點票站這裏的也變的氣氛更加的熱烈:民主黨支持者在現場打開大喇叭請來 DJ,最後甚至跳起了集體「廣場舞」。川普支持者的臉色不太好看,舉着「停止偷(票)」(Stop the steal!)的牌子。

11月7日中午,我們再次來到點票站。在點票站旁邊的費城華埠的沙縣小吃裏,突然發現街道上熱鬧了起來,警車消防車開始呼嘯而過。發生什麼事了? 打開手機一看原來是就在剛剛,旁邊的點票站公布了賓州的最後結果,拜登獲勝並且順利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趕緊兩口並做一口吃完了面就奔向了點票站。到了現場氣氛可真是歡樂:大部分都是民主黨人,舉着旗子喊着口號歡呼雀躍。警方趕緊拿出更多的圍欄將兩邊的支持者隔離開防止直接的肢體衝突。拜登支持者對着川普支持者方向揮手說再見,少量的川普支持者則苦笑的舉着牌子對線。

值得一提的是,舉牌子的川普支持者也非常多元,除了白人之外,也有不少黑人在裏面大喊民主黨不是真的支持黑人,也有默默無聞的華裔大叔一直舉牌卻不發一語。離開投票站來到費城的標誌性建築市政廳。一路上大部分車輛都在按喇叭,大家打開車窗和路人們揮手歡呼。整個市政廳周邊的路段全是擁擠的人群在歡慶遊行。不過說實話,我覺得在美國這種體育賽事影響力很大的國家,我覺得這個遊行好像和幾年前在灣區感受到的金州勇士奪冠之後的街頭沒有太大區別。

雖然是第一次親身親歷總統選舉,而且是個並不投票的中國人,但在人群中我們也被現場氣氛所感染跟着一起雀躍。從某種更廣義的角度來看,在現場的我也有種感覺我們選出了「Our president」:這是一種更廣義的概念,代表着有一個支持普世價值,種族平等的總統將會領導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這對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件好事(雖然我並不完全支持民主黨和拜登的很多理念)。拜登自己也在勝選後反覆強調,他不僅僅是民主黨人的總統,更是全美國人的總統。雖然他顯然不可能是全世界的總統,但他應當會,尤其是和川普相比,讓這個世界更好那麼一些些。

2019年5月18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抵達賓夕法尼亞州費城舉行競選活動。
2019年5月18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抵達賓夕法尼亞州費城舉行競選活動。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拜登總統的時代

雖然在有些州選票還需要重點,但是已經基本影響不了最後的結果了,我們可以確認拜登可以穩穩的在明年1月20號入主白宮。當然,接下來的一小段時間觀察參議院的選舉結果,川普會怎樣掙扎,以及新老團隊之間的交接也會十分有趣。值得一提的是,我同時註冊了兩邊的選舉志願者團隊,拜登團隊在11月3號早上發完呼籲投票的信息後便停止了信息發送,直到宣布當選後再次發來感謝短信。但是川普團隊這些天則是一直在發,呼籲大家接着捐錢,民主黨在竊取勝利果實我們要保衞這場選舉。

我對美國的政治體制談不上很了解,不敢對美國的總統大選和其他方面做出太多的評論。但是在這裏有一些簡單的想法想和大家分享。第一點是關於美國國內政治社會情況。雖說拜登這次成功當選,但是他也並沒有達到外界所預期的大勝而是小勝,這說明我們政治學界做選舉預測的同仁還是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還有便是拜登的當選就能消弭當今美國內部的分裂和混亂嗎?在當前這個反全球化和民粹主義盛行的世界裏,美國的現象既有其特殊性卻又符合全球大勢。在4年前川普當選之時,我一直在和身邊的同學教授探討並強調川普的當選更多的是美國社會變化(即便是在民主黨執政下)產生的一個結果,而在當時並不是一個美國社會變化的原因。雖然川普在2016輸了普選票,但這的的確確是美國人民選出來的總統,反映了美國人民的意志。今天,即便是民主黨的拜登當選,我不認為他能完全阻止美國這個國家的社會變化。

還有一點便是中美關係。很多人認為川普是一個對華態度很差的總統,但這既對也不對。其實在很多問題上,川普會比其他總統對中國更加温和,但媒體也會有意或者無意的並不報導太多。在另一些問題上川普的對華政策顯得非常的激進,但這背後也很明顯的有選票的考慮而工具性的利用中國和中美關係做文章。在這裏並不是為川普說好話,只是希望大家能意識到並不是換了一個總統之後中美關係就一定能重新和和睦睦。拜登當選之後我們也絕不可能期待中美關係再次回到四年前,更何況在奧巴馬政府時代中美之間的衝突就在逐漸頻繁(例如,2016年夏天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就讓大家十分緊張)。拜登一定也會重新集結其盟友們再次維護其全球體系,這對中國來說機遇和挑戰並存。

還有就是這次大選的關注程度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高。在美國,原本很多民眾並不關心政治和總統大選,但在這次選舉中都參與其中,這次也創造了歷史記錄的高投票數。另一方面,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也更加關注這次選舉。在過去幾年內自媒體的蓬勃發展,川普個人的「幽默」特質以及一些其他原因,中文媒體對美國的關注也比過去更高了一些(雖然一直都很高)。拜登並不是那種很有活力會「整活」的總統,也許我們普羅大眾對白宮的關注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也會稍稍降温了。

最後,我想以參觀貴格會(Quaker)在費城的一個活動中心來總結這篇短小的遊記。值得一提的是,費城人會被稱為 Quaker,這和貴格會的重要支持者威廉·賓(William Penn)有很大關係。賓夕法尼亞州的英文是 Pennsylvania,在拉丁文中的意思便是「賓的林地」。當今的賓州和特拉華州是當年英國查理二世國王償還賓家族欠款的土地,也因此貴格會曾經在賓州廣為盛行。在這個活動中心的門口我們發現了多種語言寫出的和平主題的柱子。雖然沒有找到中文的,但還好有個日文的讓我能猜到寫的內容。在觀察完本次大選之後,我的願望還是和以往一樣,希望世界和平,人民幸福。希望並期待新任的美國第46任總統喬・拜登可以帶領出一個讓世界變得更好的美利堅合眾國。

讀者來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