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香港 拆解建制

紅三代KOL兔主席的香港論述,為何在簡體輿論圈走紅?

一邊聲稱「深入港人內心世界」,一邊斥港人為「政治巨嬰」,百萬粉絲的兔主席怎樣形塑內地人的香港觀感?


 插畫:Wilson Tsang
插畫:Wilson Tsang

【編者按】自2019年夏天以來,香港社會的各種政治力量,急速的組織、發展、翻騰,他們搶奪民意,也搶奪不同版本的「香港故事」,形成藍黃對決的局面。與一度頻繁走上抗爭街頭的民主派相比,建制陣營無論在政黨組織、民間動員、輿論傳播方面,或許都更少為人熟知。從更廣義層面來看,在特殊的中港政局中,建制力量並不侷限在傳統的建制政黨,它是一系列親政府、主張維護現有體制的力量的有機組合,而在其中,「政府」或是港府或是北京,「現有體制」或是香港制度或是中國模式,構成了建制光譜的複雜性。

端傳媒推出「拆解建制」系列報導和文章,嘗試更深入理解他們的論述、組織和運作。自言愛國者、讚揚中國模式優越性的新興意見領袖兔主席,在過去一年如何論述香港,是我們在此文中希望理解的。

修例風波爆發後,兔主席可能是中國大陸書寫香港問題最多產、傳播最廣泛的意見領袖。

2019年7月始,在微博擁有逾171萬粉絲的兔主席勤於論說香港,先後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表了逾70萬字、近200篇針對香港問題的文章,當中72篇是閱讀量超過50萬的「爆款文」,形塑很多大陸人對香港局勢的看法。

兔主席的背景並不簡單,是受高等西方教育的「紅三代」。他本名任意,在廣東長大,能講粵語,家庭和香港在各方面有聯繫,據2012年他接受鳳凰網訪問,表示其祖父為前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兔主席畢業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研究碩士,曾協助傅高義對中國改革年代的研究項目。如今,據端傳媒了解,他任職於中資投行,長期往來北京和香港。基於這種背景,他能接觸香港本地資訊,既熟知體制思維,又認識西方的政治話語,遊走於信息不對稱的牆內牆外,生產出頗為獨樹一幟的香港論述——兔主席認為,香港運動由認同政治驅動,大部分港人屬「泛黃」大本營,大陸的經濟支援並不會換來認同上的改變;而特區管治精英受deep state和「兩面人」所害,需要從「藍營」開始調查清楚各人的背景和政治取態。

在香港,兔主席的言論偶爾被港媒引述,但整體不為大眾熟知,至今只在建制陣營受到青睞。「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曾撰文指出,兔主席為「建制派內迅速走紅的網上評論員」,因為「把許多香港建制派人士內心的話講了出來」。今年7月,中聯辦迂迴控制的中華書局亦將其網上文章結集,出版成多達600頁的《撕裂之城——香港運動的謎與思》,短時間內三度翻印,更在中國大陸各大電商平台同步上市,不但成為香港出版市場眾多講述香港運動的親建制著作之一,也是罕有能在大陸流通的香港問題港版書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拆解建制 香港問題 反修例運動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