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達明一派REPLAY演唱會:壓抑一年後的首場眼淚

香港以至世界因動蕩而牽起的無力、寂寞、混亂、自我安慰,在隔離近一年之後,全在首場爆發出來。


2020年11月13日,達明一派在灣仔新伊館舉行《REPLAY 神經/意難平》演唱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11月13日,達明一派在灣仔新伊館舉行《REPLAY 神經/意難平》演唱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時值2004年,黃耀明在「達明一派為人民服務演唱會」時,首場唱《Kiss Me Goodbye》哽咽。「有緣 沒有份 有過一刻跟你同行」,劉以達和黃耀明一直在人前也不遮掩常有分歧、不是閨蜜的合作伙伴關係,這種富人性的坦率卻令他們更真摯地面對樂迷。那晚作為復合之夜,此曲卻開了一個契機,讓他表達感激之情──不單是對拍擋的,也是對歌迷的──不是對明哥歌迷,而是對達明歌迷,彷彿把解散後14年來的遺憾、失落、不捨、感恩,都一次過哭了出來。

我稱此為「首場之激情」。那晚之後,再唱《Kiss Me Goodbye》也沒有一滴眼淚。真正可一不可再。

在充滿變幻的2020年,11月13日的「達明一派REPLAY音樂會」,不單是這個演場會的首場,也是不少香港人本年看live的首場。一年來香港以至世界因動蕩而牽起的情緒──無力、寂寞、混亂、自我安慰,在被隔離差不多一年之後,全在首場爆發出來。黃耀明說在香港中心象徵──中環──錄音室排練《情流夜中環》時已忍不住哭泣,「從琉璃鏡再反映出焦躁和不安 可否不理世界 不要見怪 青春借貸 傾心於一瞬間」。「青春借貸」四字,讓人有無限思緒,在場內迴響多遍。

 達明一派《REPLAY 神經/意難平》演唱會。
達明一派《REPLAY 神經/意難平》演唱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恐怖份子》亦是當年在廣州有唱的。在今天看來不可能的事,在佔中之前卻是公開且理所當然。

在六次的復合演唱會裏,今次34週年演出,是首次以專輯作單位,也是現在外國樂隊的慣常做法,更是我作為老海鮮樂迷夢寐以求的。依專輯作選曲,的確缺乏驚喜,但亦不用太多解說,入場觀眾歌迷又可事先重溫,亦認同讓當年的編排自自然然重現。近年因為外在環境,明哥在演繹音樂時,會再多加解說,一是他自己的世界觀越見明確(這和詞人的三觀不同),二是吸納的新歌迷也不少,故常刻意「畫出腸」。結果留白的空間少了,也易被歌詞主題蓋過音樂。但若只專注做專輯replay重現,則能完整地重現當年原汁原味的主題及背景,專注做好音響及音樂,讓觀眾自己感受、反思及比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文化交流 達明一派 香港流行樂 黃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