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第57屆金馬獎 第57屆金馬獎

《親愛的房客》:所謂「家庭」,哪有必要的形狀呢

鄭有傑一直思考家庭的組成,在血緣族群國家性別之外,什麼是必要和非必要的?所謂的家庭,是否有標準形狀?


《親愛的房客》劇照。 網上圖片
《親愛的房客》劇照。 網上圖片

距離2020結束還有約五十天,但看完《親愛的房客》之後,非常確定它直至年底都會占據我心中年度最佳台片的位置,不僅因為電影拍得真誠懇切,戲劇張力和整體演出優異,最重要的是全片展現出一股急切與時代連結並做出反應的奮力投入感。台灣電影的致勝關鏈往往是現實感,有的付之闕如,有的蜻蜓點水聊備一格,有的用盡氣力仍力有未逮,《親愛的房客》是鄭有傑最成熟把現實感處理得最好的作品,它反映了當下,有強大的時代性,希望它上映後票房愈演愈烈,更祝福它入圍六項金馬獎全部拿到,因為每項入圍都是實至名歸,就連沒入圍的白潤音表現也非常好。上次看完一部台灣電影,這麼強烈冀望它能夠累積更多聲量、被更多觀眾看見,認為它的存在之於整個台灣,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是戴立忍的《不能沒有你》,再上一次則是魏德聖的《海角七號》。

台灣山巒之美

《親愛的房客》始於一顆美麗的山景鏡頭,法蘭黛樂團主唱法蘭操刀的鋼琴配樂緩緩流洩,接下來鏡頭換成侷促逼迫的室內,神情疲憊彷彿還未從腦海中開闊廣袤山景中抽離的主角林健一(莫子儀飾),在恍惚中聽到自己的名字,然後被帶到檢察官面前問話。鄭有傑從短片《私顏》、《石碇的夏天》到長片《一年之初》、《陽陽》和《太陽的孩子》(此片和勒嘎‧舒米共同執導),再加上迷你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1&2》,很明確表達他對於台灣這片土地上各種族群、血緣和年輕世代追求自我認同的興趣。

猶記《太陽的孩子》拍得最好的一場戲,便是女主角秀玲在出席一場非常重要的報告時脫稿演出,轉而從自己那沒有原住民腔調的口音說起,她告訴大家自己的名字其實不是秀玲,而是Panay,意思是稻穗。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後找到自己。林健一是《親愛的房客》裡那位謎樣的房客,王家人和觀眾知道他的名字叫林健一,但是隨著房東周秀玉(陳淑芳飾)的死亡被發現有問題,他收養其孫王悠宇(白潤音飾)的動機被認為不單純。這個教鋼琴維生,喜歡登山,承租王家頂樓加蓋的房客,除了是王悠宇死去的爸爸王立維(姚淳耀飾)的好友,他還是個怎樣的人?

鄭有傑不僅拍出台灣山巒之美,更重要的是讓合歡山分別成為林健一和王立維、林健一和王悠宇的共有記憶,營造出合歡山被記憶封存的一種魔幻感。

《親愛的房客》劇照。
《親愛的房客》劇照。網上圖片

《親愛的房客》的主景在基隆,空氣中瀰漫著潮濕感的老舊公寓、令人窒息的牢房、工整拘謹的琴室、冰冷制式不留情面的法院,比比皆是的封閉意象,對比稍有喘息空間的頂樓加蓋、洋溢著休閒氣息的港灣碼頭,然後便是雲霧繚繞的合歡山——那是整部電影最魔幻的所在,連結了林健一住處每張王立維的照片,然後直通林健一的腦海、心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同婚 每週推薦 台灣電影 電影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