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2020美國大選 評論

美國2020總統大選:政治豪賭之後,拜登四年的未來

一個時代到另一個時代的過渡,不過是歷史上的短暫一章。


2020年3月8日,民主黨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在一個競選活動中致辭。 攝: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3月8日,民主黨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在一個競選活動中致辭。 攝:Brendan McDermid/Reuters/達志影像

11月7日美國週六上午,選舉日結束四天之後,隨着美國各大媒體宣告拜登贏下賓夕法尼亞州,跨過了270張選舉人票的勝選數字,大選的結果終於出爐。

一如2020年其他的大事小事一樣,萬眾矚目的2020美國大選最終也沒有按照預定軌跡上演,反而是響應2020的整體節奏走向了最糟糕的混亂局面。雖然經歷了四天漫長的計票之後,特朗普(川普)在大選中敗下陣來,輸給了挑戰者喬·拜登,但先前民調和媒體預料的「藍色浪潮」卻並沒有出現。

最終結果顯示,拜登僅憑藉着在幾個搖擺州的險勝,在選舉人團中擊敗了現任總統特朗普,但他的勝利卻並沒有給國會民主黨人帶來任何選舉紅利。截止到目前,隨着幾個本被認為極度危險的共和黨參議員守住了自己的席位,民主黨奪回參院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

哪怕是原來被認為無比穩固的眾院多數,民主黨也不進反退,反而吐出了幾個在中期選舉中贏下的席位。在這個政治「超」極化的年代,若沒有國會兩院控制權的保駕護航,新總統的議程恐怕是要在出台之前就胎死腹中。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美國大選 王浩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