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兩德統一30年:「除了失去權力的老共產黨人,東德每一個普通人都是贏家」

多年後,柏林牆轟然倒下,東邊的人,伴隨著巨大的裂縫,開始了第二段人生。


斯塔西監控間-東德博物館。 攝影:張夢圓
斯塔西監控間-東德博物館。 攝影:張夢圓

【編者按】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下,一年後的1990年10月3日,兩德統一。轉眼30年過去,一代人的軌跡被完全改變。這篇文章,紀錄了那些伴隨新國家的誕生而二次成長的個人的故事。不久前,端傳媒還發表了關於柏林牆的口述,歡迎閱讀

柏林牆倒塌10年之後,東德人舒爾茨(Lothar Schulz)決定回到東柏林,申請查看自己的斯塔西(Stasi)檔案。成立於1950年的斯塔西是東德的國家安全部,被認作是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斯塔西檔案局的工作人員調取了總共1375頁的個人檔案,交到了驚詫的舒爾茨手中。

舒爾茨在東德的家在柏林西部100多公里的施滕達爾小鎮,公寓樓下住著一對年輕友善的夫婦,還有一個可愛的小男孩。但實際上,經常跟他打招呼的這家人是一個斯塔西上尉家庭,專門被派來監聽舒爾茨一家。他們在舒爾茨的公寓內安裝了竊聽設備,跟蹤他在屋內的對話,甚至用工整的筆記,記錄了舒爾茨和妻子在卧室內的一舉一動。

檔案中詳細記錄了斯塔西派兩輛車跟蹤舒爾茨的過程,一輛拉達,一輛特拉班,兩車之間通過無線電溝通,甚至有一份專門的暗號表格文件。他們稱呼舒爾茨為「烏鴉」,而他的家是「巢」。

「我們無處不在」是斯塔西的箴言。截至1989年,東德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被建立過秘密檔案,舒爾茨只是這600萬人中的一員。他之所以成為斯塔西的重點關照對象,並被實施了費錢費力的任務B——即對封閉和開放空間的聲音監視,與其另一個身份有關:他是東德25萬名政治犯之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柏林牆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