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紅色中國71年

鄧聿文:中國會否回到「極左」?

如果不是要通過重回文革來強化統治,那會怎麼做?


2011年6月30日重慶歌劇院,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一場革命歌唱比賽中,一名身著中國紅軍士兵的女學生躲在紅色的帷幕後。 攝:Jason Lee/Reuters/達志影像
2011年6月30日重慶歌劇院,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週年,一場革命歌唱比賽中,一名身著中國紅軍士兵的女學生躲在紅色的帷幕後。 攝:Jason Lee/Reuters/達志影像

在中國,「極左」一直是個揮之不去的幽靈,直到如今,在官方及半官方組織中,也常出現帶有歷史遺留色彩的政策,比如山西平遙地方政府在一項房屋政策中重提「成分論」(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根據經濟狀況,對全國人口進行劃分的一種分類,即階級成分);而中國婦聯也追隨「網格黨支部」的風向,並不遺餘力加強家庭建設。這類政策未必完全是中央的直接命令,但這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地方政府、組織對當局意願的揣摩。

習對中共的絕對領導地位的強調和部署,以及他借鑑毛式統治的做法,讓中國的自由派學者很早就發出了「中國將重回文革」的警告。這些警告不能說沒有意義,在中國外部環境日趨嚴峻的氣候下,人們感覺到,中共似乎越來越有回到「極左」的可能;而左派曾經的旗手,左翼雜誌《中流》在9月「復刊」,更加重了這一擔憂。

然而筆者認為,即便現實殘酷,但現在就斷定習近平會帶領中國重回「極左」,或者建設一個某種改頭換面的新的「極左」社會,言之過早。原因在於,中國社會雖然存在「極左」土壤,但要在這個土壤上培育出「極左」的「惡之花」,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極左」的價值訴求是對平等的絕對追求,而現今的中共和中國社會,是一個高度等級化的組織和社會,位居不平等頂端的恰恰是中共特權階層。可以說,中共特權階層的利益,和「極左」嚴重對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鄧聿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