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歷史文件出土:日本政府為何決定在六四後「溫情地注視」中國?

日本《時事通信社》推出獨家解密檔案報導,指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日本政府反對西方的對中制裁、主張對中應該「盡量有耐心」,端傳媒專訪報導執筆記者城山英巳,談談他所見的、三十年前的日本政府六四檔案。


1989年5月24日,傾盆大雨後的早上,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繼續留守。  攝:Mark Avery/AP/達志影像
1989年5月24日,傾盆大雨後的早上,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繼續留守。 攝:Mark Avery/AP/達志影像

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後,西方各國與民間社會同聲譴責,並採取了包括武器禁運、凍結官方訪問、延後或凍結資金、技術支援等制裁措施,除了聲援廣場學運,並要求中國政府公平審判抗爭者,同時延長在國內中國留學生、移民的簽證。在當年,日本卻被認為是唯一拒絕採取行動、並迅速恢復對中關係的國家,被各國輿論批判為「唯利是圖」、「趁火打劫」。

在過去,這些關於日本政府於六四後選擇偏向中方的指控,多半只能由外交官的回憶錄、學者的研究得到旁證。但在近日,日本時事通信社記者城山英巳製作的系列解密調查報導,讓這段歷史的直接證據重見天日。城山英巳在接受端傳媒獨家專訪時回憶,「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在電視上看了六四事件,此後一直關注中國問題。」

89年後,城山英巳以駐北京記者身分,採訪許多六四事件的親歷者,前後長達10年。去年是六四三十週年,一般而言,日本外交檔案都將於編制30年後解密,城山英巳因此向政府申請了信息公開,「但沒有被允許,今年才解除機密性指定」,城山英巳說,外務省經內部討論後,方於今年7月31日公布了相關文件。他便著手開始研究,於近日推出系列報導

根據系列報導指出,解密提供的天安門事件外交檔案共有九冊,共計3123頁。該份檔案顯示,在天安門事件後,日本官方反對西方各國的對中制裁,記載著日本對中國應該「盡量有耐心、持續以溫情注視」。「我不認為這是100%公開的,而是漆成黑色(指政府仍有所隱瞞),但是當時日本政府和外務省進行了對六四以後中國政策怎麼討論,以及專門從事中國工作的中國通外交官對中國有什麼樣的認識,我認為已經很清楚了,」城山英巳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八九六四 天安門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