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廣場 電影 第77屆威尼斯影展

記者手記:疫情後的第一個世界級影展,我容易忘卻自己身在何處

2020年的春天,電影人和影迷都沒有想到這會是怎樣的一年。


2020年9月的威尼斯電影節,電影宮群的其中一個影廳。 攝影:十二辰子 
2020年9月的威尼斯電影節,電影宮群的其中一個影廳。 攝影:十二辰子 

2020年的9月一到,全世界的電影人們便動身奔赴向同一座島嶼,一座位於意大利東北部被水浸潤的城市。在這裏,每年夏轉秋的日子都會舉辦盛會雙年展;逢奇數年為藝術,逢偶數年為建築。彼時,當代藝術與建築藝術的最新想法都會湧向這個地方,各種活動和表演都可能出現在下一個街角。無車代步,依水而生,這便是威尼斯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

只不過,2020年的春天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等待他們的會是怎麼樣的一年。  

從疫情到疫情後

將時間倒回三月,剛剛結束了柏林影展的大家還沒踏上回家的路就聽聞了病毒入境歐洲的消息。意大利的倫巴底大區疫情極速加劇,總理不得不作出封城的決定。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隨之而來的是大半個歐洲的淪陷。西歐各個國家不得不作出全境封鎖的命令,並向彼此關閉了國門。期間,法國康城影展的掌門人 Thierry Frémaux(福茂)為了原定於五月的活動能夠不被取消進行了多次延期的談判,但隨着陸續有參展影片退出競賽,主辦方最終還是不得不向病毒妥協,一切都推至到明年。直至6月底疫情趨於平緩,歐洲各國才開始陸續解封並重新開放影院。威尼斯在各種不確定性中度過了一個難熬的夏天,最終得以在九月舉辦。遂即成為疫情之後的第一個線下電影節。

比起雙年展的主體,從屬於其中一部分的電影節似乎更被我們熟知。一方面源於其歷史可以追溯至1932年,是全世界第一個國際性質的電影節;另一方面,在歐洲三大電影節中威尼斯是最與亞洲電影人相傾的,也是亞洲電影拿到獎項最多的。其實,威尼斯在三大中總是最易被忽視的一個。它既沒有康城的話語權和天才雲集,也不如柏林有明顯的政治傾向和多元表達。因為很多被康城拒絕的片子都會轉向投威尼斯,還被人戲稱為「康城接盤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疫期電影工業 影展與產業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