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評論

鄧正健:政治謊言、後真相與陰謀論肆虐,香港人還可如何自救?

面對香港政治中的準威權政治謊言,悲觀地說,我們可以做的並不多;但若我們還希望堅特磊落生活,這幾點,仍然是可以深耕細作地去做。


2020年9月12日,九龍夜景。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9月12日,九龍夜景。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距離極權有多近?先看兩個著名故事。

第一個是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男主角溫斯頓(Winston Smith)活在一個充滿謊言、處處遭到「老大哥」監控的極權國度。他在政府的真理部工作,每天工作就是炮製謊言、篡改歷史。他生活上一直遵從黨的旨意,但內心卻萌生反抗控制的想法。他試圖悄悄跟情人幽會,交換反對政府的想法。怎料一切原來都在政府的監控之中,溫斯頓被捕並遭到嚴刑審判,他為了自保只好供出情人,卻發現情人亦已出賣了他。故事的結局是溫斯頓經思想改造後自覺脫胎換骨,深信自己完完全全忠於黨。全書最後一句如此寫道:「他戰勝了自己。他熱愛老大哥。」

第二個故事來自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文章〈無權力者的權力〉(”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一個蔬菜店老闆在櫥窗上貼上「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標語。這張標語所講的並非蔬菜店老闆真實的想法,因為標語是上頭分發的,跟紅蘿蔔和洋蔥一起送到店裏。他必須把標語貼在櫥窗上,因為人人都這樣做,他亦知道如果不做的話,他將會有麻煩。哈維爾評論說,蔬菜店老闆根本沒有理會標語的內容,他這一行為的目的,純粹是為告訴別人:「我是一個好人,我聽話,我有權平靜地在這裏過活。」但他內心真正的想法其實是:「我怕得要死,所以不敢多問,絕對服從。」

這兩個故事,經常在近年評論香港政治變化時被引用。不過兩者對極權統治的勘查,其實有著微妙的差異。《一九八四》所講的是絕對控制,從個人生活方式、行為以至思想,全都在「老大哥」滴水不漏的掌控之中。小說中最著名的情節可能就是「新語」 (Newspeak) 了,政府為政治目標把原有語言中危害國家統治的言詞或意義刪除,再創造出「政治正確」的新詞。語言控制思想,透過「新語」,人民的思想被牢牢地控制,正如主角溫斯頓最後被完全洗腦,真誠地「熱愛老大哥」。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鄧正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