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性/別 評論

月經的真理與男性的無知:衞生巾的討論為何變成一場性別的戰爭?

重拾月經話語權的嘗試,是為了打破男人性別優越的父權文化。我們兩腿之間那條每個月暢流一次的血河不是我們的原罪。我們女人沒有秘密。


2019年11月18日,江蘇省蘇州市一家緩解壓力的博物館裡,一名女士坐在裝有粉紅豹玩具的購物車中。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1月18日,江蘇省蘇州市一家緩解壓力的博物館裡,一名女士坐在裝有粉紅豹玩具的購物車中。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關於月經的真理從未站在女性這一邊。公元前希伯來人創立的猶太教認為,上帝七天創造了世界,但「女人行經也必污穢七天」。萬曆年間的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道:「女子入月,惡液腥穢,故君子遠之,為其不潔,能損陽生病也。」玻利維亞的奇裏瓜諾人相信,少女被蛇咬一口就會導致月經來潮,所以月經期間要把姑娘們關起來;苗族人的傳說中,假如經血流到水中、粘到石頭或是樹上,就會變成精靈回來危害主人……

今天,人工智能下個圍棋就能打敗人類,商業航天飛船載着有錢人到處亂飛。男人們已經不再認為月經是某種魔鬼,會撕咬女人的身體,釋放出的邪惡而神秘的力量,但關於月經的傳說仍未停止。平日裏,男性認為月經是尿出來的,或者是拉出來的;女生經期不能洗澡、洗頭;月經很晦氣;處女不會痛經或者只有處女才會痛經;女人沒有進化好才來月經;月經是大自然對女人的懲罰;就連販賣焦慮的自媒體和各類微商的目標受眾也是女性,因為女性月經週期更容易引起情緒波動,更容易被騙。

八月底,散裝衞生巾在中國互聯網引起了關於月經貧困的大討論。男性依然執着地秉持着以上對月經的各種迷信,向女性解釋她們應該如何克服月經困難。一些平日裏堅持着科學態度的男性,拋開計量談衞生巾價格,分不清護墊和夜用的區別;當一個女生說她從來不痛經時,男性們就認為他們找到了其他痛經女生都在裝病的證據;在建議衞生巾減税免税的討論中,男性幾乎視月經税為女性的「贖罪券」——老革命家女性自己製作可重複性使用的布條,你們為何不可如法炮製,而非要用一次性衞生巾?奢侈消費!拜金主義!更多男人把衞生巾和他們嗜之如命的煙酒、球鞋作類比:「香煙這麼貴,也沒見降税;便宜的球鞋也捂腳汗,為什麼國家沒有給球鞋降税?」

我想,大多數參與討論的女性和我一樣經歷了許多挫敗:女人自述的真實經歷彷彿不是一種事實,而男人仍然在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口吻對女人進行說教。在其他社會議題上,我或許還有自我懷疑的可能性。但月經,明明是子宮內膜正常脱落帶來的出血症狀——一種女人壟斷的生理現象。這個話題上男人也依然帶有毫無根據的自信。在「男性說教」 (Mansplaining)成為英文流行詞十週年之際,中文世界誕生了更勝一籌的「懂王」:比女人還懂月經的男人。在挫敗之餘我有更多的困惑,既然男性沒有來過月經,他們關於月經的認識是從何而來?怎樣的教育和社會環境讓他們形成了關於月經這樣或那樣的的錯誤認識?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女權主義 侯奇江 月經貧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