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群 深度 大陸

新疆居民口述:「逼瘋我們的不是疫情,是新疆政府的管理」

「莫霍爾鄉有人騎着摩托車去抓在街上不帶口罩的人,看到了,就抓去太陽底下暴曬三小時。」


2020年6月25日,烏魯木齊的新疆國際大市場,人們戴上口罩在街上行走。 攝:David Liu/Getty Images
2020年6月25日,烏魯木齊的新疆國際大市場,人們戴上口罩在街上行走。 攝:David Liu/Getty Images

8月中旬,在新疆因第二波疫情封鎖一個多月後,眾多網民開始在微博「烏魯木齊」超級話題下講述自己遭遇的「一刀切」防疫措施,引起國內國際輿論熱議。

一位網民表示,居家隔離30天後,自己的家門被政府用膠帶封起來。另有社交媒體圖片顯示,一些居民的家門口被埋下了一根鋼筋,或被用封條和鐵絲拴住,以阻止他們開門。

多名聲稱被集中隔離的網民表示,他們被隔離在毛坯房而不是酒店,隔離點提供的飯菜發霉、發臭、不熟以及吃出塑料異物,且投訴無果。

根據一位女性的自述,封城後的35天,她婆婆都獨居在家,因腰椎間盤突出而行動不便。婆婆所在的小區不肯放她出去,親戚的小區也不肯接收婆婆。8月20日,婆婆被社區發現跪在衞生間地上,已經去世。另一位網民自述,自己從外地回新疆見病危的父親,落地後被隔離了25天,直到父親去世仍未能見到他一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再教育營 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