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老游擊隊員與青年網紅:兩個倫敦庫爾德人的口述故事

「羅賈瓦的領導者清楚地知道美國和特朗普背叛了羅賈瓦,但是除了依賴西方國家,我們別無他法。」


2014年10月,庫爾德示威者在倫敦國會廣場上抗議自稱「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入侵敘利亞北部。 攝:Jay Shaw Baker/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14年10月,庫爾德示威者在倫敦國會廣場上抗議自稱「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入侵敘利亞北部。 攝:Jay Shaw Baker/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全球大疫並沒有結束中東的戰事。2020年初以來,土耳其越過伊拉克邊境,對被其認定為恐怖主義組織的庫爾德工人黨(PKK)目標實施了一系列軍事行動。尤其是六月以來,土軍發動連串進攻,試圖將後者消滅殆盡。5月,庫工黨領導人之一的Kasim Engin死於土軍空襲。

進入6月,土軍攻勢更強,進入伊拉克北部的哈夫塔寧(Haftanin)地區,空襲轟炸庫爾德工人黨傳統避難所——位於伊拉克北部的辛賈爾(Singara)和坎迪爾(Qandil)山區,並將其逼入山區腹地。

土耳其的越境行為不乏先例。2019年10月的「和平之泉」軍事行動,跨境進攻敘利亞北部庫爾德人聚集的羅賈瓦(Rojava)自治區。羅賈瓦又和庫工黨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聚集着對抗伊斯蘭國(ISIS)的關鍵力量——「敘利亞民主軍」(SDF)。然而,2019年10月初,特朗普撤出駐紮在羅賈瓦、具有極強象徵意義的美軍,為企圖在敘利亞開闢一條縱深三十公里安全區的土耳其開了綠燈,變相「拋棄」了同盟對抗ISIS的庫爾德人。世界範圍內此時以「反對入侵羅賈瓦」為標語、呼籲西方政府對土耳其實行經濟制裁的大規模遊行,如石沉大海,並未得到期待中的回應。受到土耳其攻擊與美國「背叛」的羅賈瓦區無奈轉向阿薩德政府尋求援助,允許敘利亞政府軍進入庫爾德地區共同防禦。

與處於混戰的敘利亞相比,伊拉克近年來局勢較為穩定。面對土耳其侵犯主權的越境行動,伊拉克政府只在6月26日發表了聲明譴責。這相對温和的外交處理方式,隱隱折射了伊拉克政府、庫工黨、土耳其,甚至與曾經發起「獨立公投」的伊拉克庫爾德斯坦自治區之間的微妙關係。一定程度上,土耳其此次打擊庫工黨的行動,暗合了伊拉克政府長久以來希冀壓制國內庫爾德獨立勢力的私心。另一方面,土耳其和伊拉克庫區政府關係不差,甚至有消息指土在當地首府埃爾比勒(Erbil)發展了情報網絡。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深度中東 庫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