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被疫情改變的生活 風物

非正常隔離的聽覺指南:孤獨盡頭等著你的18張 Ambient Music

疫症日子人與人愈加疏離,是什麼瀰漫在空氣中,也像一道光的色調⋯⋯


2020年4月10日,香港,一架貨車停泊在停車場,內有音樂教師在貨車內彈鋼琴。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20年4月10日,香港,一架貨車停泊在停車場,內有音樂教師在貨車內彈鋼琴。 攝: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若讓我選擇一門音樂流派作為2020年的soundtrack,我會選擇,ambient music。世紀疫症肆虐多月,時至今日依然嚴峻,疫情中世界幾乎停擺,人們保持社交疏離,許多活動戛然而止,城市喧鬧不再,生活規律出現了新規序,說好了多時的慢活人生,也在不經不覺間實現。與此同時,香港又面對國安惡法的白色恐怖,人們每天活在憤怒與抑壓當中;而整個世界也是一片混亂⋯⋯身處亂世,ambient music 或許會讓我們尋找到片刻平靜與逃避,當疏離中多了寧靜,生活也多了沉思的空間。

Ambient music 是一門簡約留白的音樂哲學,絕大部分作品都沒有特定訊息,帶出的只是一個場景、一度氛圍,給聽者營造出緩慢而深邃的 soundscape/聆聽空間。Ambient Music 在過去,從來都談不上有多大社會性的功用,而後來,ambient 薰陶的音樂被包裝與潤飾成商業化的 new age music 派別之一,引申出在人們面對社會不景氣、政治亂局之不安的情緒下,締造通往內心世界、尋求解脫與避世的所謂 mind music 意義,這也許能夠詮釋 ambient 音樂抽離時代現狀的功能。

相對於comfort food的定義,每個人也有自己鍾情的 comfort music,那麼 ambient music 就一定是我其中一門所矢志不渝地鍾情的 comfort music。畢竟我從青少年時代開始,已是有避世傾向的人。

不明確的時光裡,soundscape

Music for Quiet Moments,正好道出了 ambient music 的真諦。

今年3月,英國 ambient 音樂教父 Brian Eno 與胞弟 Roger Eno 聯袂合作的《Mixing Colours》專輯,在古典音樂名廠 Deutsche Grammophon 旗下面世,這是 Eno 兄弟在多年來首次以二人聯袂名義出版唱片,自然叫人引頸以待。更重要的,是這張憩靜幽美、多愁善感的 ambient 鍵琴音樂專輯,在年初疫情正盛時聽來,簡直有一種心靈治療的作用,宛如嚐到一口甘露,再配合音樂人兼軟件設計師 Peter Chilvers 主理的一系列猶如在火車上看到的緩緩流動風景音樂錄象,也看得心境平靜。毋庸置疑,這是一張叫我聽得動容萬分的2020年 ambient 專輯,同時也勾起我對 ambient music 的深厚情意結。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音乐 實驗音樂 瘟疫改變了什麼 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