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2020南方洪災

洪水下慌張的大壩,和寸土必爭的分洪區

洪水從哪來?到哪去?又應該到哪去?


2020年7月24日,湖北鄂州,長江的洪水包圍觀音廟。 圖:Getty Images
2020年7月24日,湖北鄂州,長江的洪水包圍觀音廟。 圖:Getty Images

陳琴家住在安徽全椒縣古河鎮後份村。自安徽西部流下的滁河,在她家門前拐了一個彎,往東奔向江蘇南京六合縣,最終匯入長江。

「環滁皆山」,指的大致就是這條河蜿蜒盤踞的地方。在超過8000平方公里的總流域當中,狹窄多彎的滁河像一張巨大的披風,跌跌撞撞地裹在南京城的上方。

連續一週的暴雨,不但使得後份村變成汪洋一片,也讓河水位急漲。7月19日凌晨1時,滁河襄河口閘水位達14.33米,超保證水位0.83米——「保證水位」是河道堤防最後一級水位,水超過這個位置後,圩堤(圩,中國江淮低窪地區周圍防水的堤)就進入超負荷狀態,隨時可能發生潰堤、漫決。

19日凌晨3時左右,全椒縣主動爆破滁河大堤,引水進入蓄滯洪區荒草二圩、荒草三圩泄洪。陳琴告訴端傳媒,本地人都知道泄洪是為了保全下游的滁州和南京,「我們全椒人都知道舍小保大」。中共全椒縣委宣傳部也發文形容此次行動是全椒縣「犧牲小我,保全大我」。

當天中午12時,滁河水位下降了0.5米,後份村依然處在洪澇中,陳琴一家乘救援隊的船出村,搭車往縣城避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南方洪災 南方水災 洪水 洪災 三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