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即時 影像 國家安全法 圖片故事

同脱暴動罪,這對香港夫妻的一年候審生活

候審的日子裏,這對夫妻曾經預想過入獄分離的日子,並為此做了種種準備,路透社追蹤拍攝了兩人的生活片段。


2020年7月24日法庭判決前,湯偉雄和杜依蘭在餐廳內互相擁抱下哭泣。 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7月24日法庭判決前,湯偉雄和杜依蘭在餐廳內互相擁抱下哭泣。 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去年香港「7.28上環衝突」中,39歲的湯偉雄與42歲的杜依蘭夫妻二人,與現年17歲的李姓女學生,被控於在上環德輔道西一帶參與暴動,今日(24日)法庭裁定三人暴動罪不成立。夫妻另被控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罪成立,各罰款1萬元。

湯偉雄和杜依蘭夫妻倆其後手拖手步出法庭。湯偉雄對眾多傳媒表示,裁決前他們臨近崩潰,獲悉暴動罪不成立後鬆一口氣。

2020年7月24日,法庭裁定湯偉雄和杜依蘭的暴動罪不成立,二人拖著手步出法庭。
2020年7月24日,法庭裁定湯偉雄和杜依蘭的暴動罪不成立,二人拖著手步出法庭。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去年,這對尋常的夫妻並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反修例運動裏備受關注的新聞人物。湯偉雄和杜依蘭被捕及起訴時為情侶,4天過後,他們照原定計劃註冊結婚。當天,不少與他們素未謀面的港人及傳媒到場見證,讓打算低調成婚的二人相當驚訝。新娘杜依蘭當日跟傳媒說,在風雨飄搖的日子,「我們要如常生活」。

一年過去,湯杜二人和女學生均脫暴動罪,三人在庭上相擁而哭;法庭內外的聲援人士亦拍手及哭泣。法官郭啟安於判詞指出,法庭同意三名被告當日的裝束和行為非常可疑,但普通法原則是「無罪推定」,本案並未有直接證據。他又強調,裁決是基於普通法奉行「疑點利益歸予被告」以及「寧縱毋枉」的原則,並不一定能反映三人曾否參與非法集結甚至暴動。

候審的日子裏,這對夫妻曾經預想過入獄分離的日子,並為此做了種種準備,路透社追蹤拍攝了兩人的生活片段。

判決前夕,湯偉雄與杜依蘭計劃把共同經營的健身中心,交給好朋友接手經營,他們回到中心整理拳套入箱。最教兩人不捨得的,還有家中三隻小狗。去年二人被拘押期間﹐小狗不吃不喝;他們擔心入獄之後小狗會抑鬱成疾。他們把小狗分別交託給杜依蘭的媽媽和相熟的犬隻訓練員。

每天,湯杜二人都在倒數判決之日。香港區域法院審訊暴動罪最高可判囚7年,他們明白,一旦入獄,就長年孑然一身。

湯偉雄與杜依蘭趕緊把珍視的人和事紋上手臂。杜依蘭把三隻小狗的模樣紋上右手手臂,那麼倘若被判入獄,「至少我可以看見牠們」。早於去年註冊結婚之時,二人亦在各自的無名指紋上結婚戒指。這一年,他們再在戒指紋身的末端,各自紋上一隻墨西哥新郎、新娘骷髏骨頭樣的拳套。

2020年7月23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法庭裁決前一天握著手合影留念。
2020年7月23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法庭裁決前一天握著手合影留念。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兩人向路透社表示,去年首次到法院聆訊之前,他們相當害怕。然而,當天有近千名市民,冒著八號颱風的風雨,到法庭外聲援被控於7月28日參與暴動的44名被告。這個場景震撼了夫妻二人,「步入法庭的時候,我們不再害怕。」

判決前夕,杜依蘭向路透社表示,她很害怕入獄;但她相信自己有責任為香港的未來站出來。「當我回望我的人生,有什麼會令我感到驕傲?我真的覺得,即使被拘捕,我並不後悔站出來。」

審訊已經告一段落,湯偉雄和杜依蘭表示不會去慶祝,因為反修例運動中尚有許多人身陷漫長的審訊之中。他們希望等所有人獲得公平裁決後,再一起慶祝。

此案為去年反修例運動中的首宗暴動罪,以及第二宗裁決罪名不成立的暴動罪案。自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6月30日,警方在反修例運動中,拘捕9216人、1972人被起訴;其中653人被控暴動,294人被控非法集結。

此前,一名20歲學生林子浩被控去年10月1日於黃大仙東頭村道參與暴動;6月,法官沈小民認為兩名警務人員的口供可信性不足,裁定林子浩暴動罪不成立。5月,22歲救生員冼嘉豪被控於去年「6.12事件」參與暴動,他承認暴動罪,被判入獄4年。

2019年8月4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香港結婚後合影留念。
2019年8月4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香港結婚後合影留念。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6月25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自己的健身房裡熱身,他們在香港任職私人健身教練。
2020年6月25日,湯偉雄和杜依蘭在自己的健身房裡熱身,他們在香港任職私人健身教練。 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6月25日,杜依蘭和湯偉雄翻閱了自己的相冊。
2020年6月25日,杜依蘭和湯偉雄翻閱了自己的相冊。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3月3日,湯偉雄和杜依蘭於上法庭聆訊時,以衣服擋雨。
2020年3月3日,湯偉雄和杜依蘭於上法庭聆訊時,以衣服擋雨。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7月20日,湯偉雄和杜依蘭與他們的狗散步。
2020年7月20日,湯偉雄和杜依蘭與他們的狗散步。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6月19日,湯偉雄和杜依蘭與他們的狗一起玩耍,他們在香港任職私人健身教練。
2020年6月19日,湯偉雄和杜依蘭與他們的狗一起玩耍,他們在香港任職私人健身教練。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7月20日,二人曾計劃把共同經營的健身中心,交給好朋友接手經營,並回到中心整理拳套入箱。
2020年7月20日,二人曾計劃把共同經營的健身中心,交給好朋友接手經營,並回到中心整理拳套入箱。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7月23日,杜依蘭在湯偉雄的安慰下哭泣。
2020年7月23日,杜依蘭在湯偉雄的安慰下哭泣。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2020年7月23日,暴動罪判決的前夜,杜依蘭與湯偉雄遙看香港夜空。
2020年7月23日,暴動罪判決的前夜,杜依蘭與湯偉雄遙看香港夜空。攝: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反修例運動一年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