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北京拆除逾千小產權别墅:它們是怎樣被建造的、又因何被摧毀?

瓦窯村的命運亦是全北京數以百計小產權別墅區的命運。它們被裹挾進一場轟轟烈烈的全國違建別墅專項整治運動和宏大的首都規劃中,碾得粉碎。


2020年6月29日,北京昌平區瓦窯村居民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網上圖片
2020年6月29日,北京昌平區瓦窯村居民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網上圖片

北京人也嚐到了辣椒水的滋味。2020年6月29日清晨,昌平區流村鎮瓦窯村居民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厚密的白色煙霧中,一個女聲嘶喊道:「辣椒水!」人群四散避走,這場抗擊拆遷的行動以失敗告終。

警察是入夜來的。凌晨兩點多,居民們發現一台鈎機立在瓦窯老村的村口。緊接着是第二輛、第三輛……不久,鈎機、推土機、警車和救護車把雙向車道佔滿,大批保安、警察魚貫而入。

居民們則迅速組織「防線」。「挺壯觀的,對講機在呼叫,按笛子、按喇叭,把大家叫起來,所有車呼嘯而過。」瓦窯居民顧林對端傳媒回憶。多則現場視頻顯示,數十人頭扎白巾,上書紅色大字「保衞家園」,與警察相向而立。其中有不少白髮、灰髮的中老年人。「開始還有一種挺歡快的氛圍,天還沒亮,心情還挺激動,覺得大家是一個團體。」顧林說。視頻中,激昂的人群一度對警察高喊「滾回去」,一個男性聲音說:「喊沒用了,準備動手。」

這樣的士氣很快被現實打碎。接近凌晨五點,隨着一聲命令,十餘名戴鋼盔、舉盾牌的防暴警察迅速向前推撞,「防線」被衝散,人群中傳來尖叫與悶哼。居民們朝警察投擲物品,用大葱、雨傘、掃帚等進行攻擊,有居民端起滅火器向警察方向噴射。一位防暴警察舉起黑色瓶身的噴霧向人群噴灑。「辣,當時什麼都看不見。」顧林回憶道。不少居民低頭捂眼向後撤退。

「老的老,傷的傷,滿地都是我們的人。」顧林說。防暴警察與保安將不斷後退的居民們驅散,顧林也被制服,拖行至山下。他的膝蓋、手腳都被磨破流血,衣服也爛掉了。「現場遠比你看到的視頻殘酷,他們把你拽到保安後面揍一頓,打完之後扔到(山)下面去找幾個人看着。」

「激戰」過去兩三天後,顧林的眼瞼仍然紅腫。根據醫院後來開具的報告,其身體多處軟組織挫傷。「真的特別幼稚,非常天真,以為可以阻止他們。」

顧林的家在距離北京城中心41公里的瓦窯村,這裏坐落逾六個別墅小區,共1300戶居民(住戶統計數據)。2020年6月15日,瓦窯村部分住戶接到昌平區人民法院的《限期拆除公告》,稱該處房屋為集體土地上的違法建築,限7日之內恢復土地面貌。

中國法律規定,城市市區的土地屬國家所有,農村和城郊的土地,除國家所有外,屬農民集體所有——包括宅基地、自留地和自留山——可用於進行各項非農業建設。儘管法律嚴禁城鎮居民在農村購置宅基地,但一直以來,全國各地的村委會利用集體土地招商引資、吸引開發商蓋樓售賣的行為屢禁不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北京切除 強拆 北京小產權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