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立法會選舉

數十萬人投票的民主派初選,選民、票站義工,他們在想什麼?

有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籌備單位被警方上門調查,在恐慌與打壓之下,香港民主派初選首日,投票人數已破紀錄,至今錄得逾41.2萬人投票。「投誰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展現民意。」


2020年7月11日天水圍,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7月11日天水圍,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7月11日,香港民主派立法會初選首日,大坑施弼街的票站就在駐港國安公署不遠處,現場瀰漫一股草木皆兵的緊張氣氛。票站中午始開放,已有30人排隊,他們看見在附近停泊的警車說:「預了會有警察」、「有警察都要繼續投」。突然,有水柱自簷篷倒下,選民即時起哄,「排隊投票都要倒水,有無搞錯」、「即使倒糞水,也阻止不到我們」。後來發現只是簷篷積水,眾人才鬆一口氣。

在隊伍之中,有50歲的「首投族」李小姐,她直言自己以往是政治冷感,至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爆發,目睹政府及警方的做法後,開始改變想法,「原來政治是很貼身的」,但仍未促使她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投票。

踏入2020年,香港政治形勢翻天覆地,港區國安法在個多月內急速通過並刊憲實施,藉此取消部分民主派參選資格(DQ)之說甚囂塵上。在李小姐家門附近的銅鑼灣維景酒店,搖身一變成為駐港國安公署在鬧市中的臨時辦公室,她感到莫名恐慌,最終選擇現身票站,「不投票的話,就連改變的希望都沒有了。」然而,她可能沒有想到,第一次投票將要承擔比以往都要大的風險——早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表示,組織、策劃及參與初選活動,有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

2020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怎樣做?
2020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怎樣做?圖:端傳媒設計部

連續兩日(11、12日)的初選,其實是民主派意圖在9月立法會選舉爭取議席過半(35+)的產物,去年區選變天,民主派大舉取得8成半議席,故希望再下一城。為爭取最大勝算,要先解決民主派內部分歧,初選藉由市民投票,預先協調參選名單。有參選人甚至以「最後一場沒有篩選的選舉」號召選民投票,但早期選舉氣氛相對持續冷淡。選前一夜,負責設計投票系統及票站指引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突然被警方上門搜證至凌晨,大眾譁然。

首日投票因而延遲3小時才正式開始,各區票站現人龍,不時有警員在票站附近巡邏,並抄下票站人員的身份證號碼,但秩序大致正常,全日錄得超過22.8萬人投票,截止今日下午4時,已有逾41.2萬人投票。端傳媒走訪港九新界多個票站,訪問老中青選民。他們心態各異,有的認為各式舉動不過是恫嚇的手段,有人悲觀抱著「最後一次選舉的心情」前來。擔心、恐懼的情緒未有遠離,有IT從業員坦言,憂慮個人資料的風險,特意帶另一部非常用電話投票;有中年人特意在票站開門一刻已排隊,目標是推高人數,鼓勵他人出來投票,有年輕人居住「白衣人」曾出沒的選區,恐防入夜後現衝突而提早投票。

2020年7月11日天水圍,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
2020年7月11日天水圍,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恐慌時代下投票

北角一向被認為是「福建幫地盤」,家住此區的林小姐表示,曾在網上直播目睹,在不少示威遊行後,有白衣人聚集繼而發生衝突,因憂慮入夜後或再現衝突,故特意提早前往投票。

林小姐從事設計行業,現年20多歲,她形容自己的政治取態偏向保守,過去選舉皆支持傳統泛民,但初選將會轉投本土抗爭派,希望向政府及國際社會展現「本土派是香港人所支持的一種路線」,希望議會有多一種聲音,打破現時的局面。政府官員明言,初選或違法,林小姐稱,若受壓就不發聲,只會令政府以為強硬的手段有效打壓抗爭,亦會令越來越多人放棄。

「行多步都要投票」,「唔投就可能無機會再投」,18歲的大學一年級生李同學剛從北角城市花園走到長康街另一個票站,路程約10分鐘。因為管理公司反對,原來店主決定取消票站。李同學是首次投票,他表明不會考慮傳統泛民,會支持本土抗爭派,強調即使本土派有被DQ的可能,但「不可能因有風險而不做」。

他表示,初選的意義除了讓民主派協調,更重要的是讓市民表態。李同學認為,過往的議事方式已不適合,「傳統泛民太保守,做了那麽多年都沒有用」,相信本土派更貼近年輕人想法,其抗爭手法或可為議會文化帶來改變。

然而,在大坑票站的陳小姐則持相反看法,她下周離港到英國工作,無法在9月6月正式立法會選舉中投票,但希望透過初選投票,向政府和國際社會展示香港人的反抗決心。她形容,因父母皆屬建制派,家中甚少談及政治,故只能偷偷摸摸投票。

面對民主派的路線分歧,陳小姐說,以往兩次選舉都是支持傳統政黨,近日有感泛民「唔係好做到嘢」,但基於實際考量,為避免本土派被DQ而令非建制陣營的形勢轉差,故寧願在初選時投傳統泛民。

2020年7月11日,太古選舉團隊在民主派初選拉票區。
2020年7月11日,太古選舉團隊在民主派初選拉票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年人:從支持泛民到本土派

坊間一般以年齡劃分傳統泛民及本土派的支持者,在票站所見,不少中年人也支持本土派的路線。

下午6時,在旺角通菜街的黃店票站外,年約50歲的鄭女士(化名),手執自製簡陋文字海報,呼籲選民支持本土派及真正幫助前線抗爭者的參選人。她表示,1989年民運期間,曾在某個城市參與示威,其院校有老師被捕後下落不明。

自此,鄭女士一直留意政治,至20多年前,從內地來港定居,曾開辦旅遊公司,近一年因社會運動而倒閉,但不會怪責示威者。她解釋,香港吸引遊客之處在於其制度,若香港制度愈來愈像大陸城市,「那旅客為何不去深圳呢?」

鄭女士表示,過去曾有傳統政黨與前線示威者「割蓆」,指責他們是「鬼」,令她徹底失望,現時選擇參選人,最重要的標準是其對被捕人士有多少幫助,「不支持行動者,口講抗爭都只是口號。」及後,她趕往街站,支持候選人。

在黃大仙票站的50幾主婦徐女士表示,以往立法會選舉一直支持傳統民主派,但她今次希望讓新一輩透過初選進入議會。她解釋,傳統泛民太過保守,即使不夠票數抗衡建制議員,議會內的民主派都應該「起碼做些事讓人看見」。她逐漸接受,新一代將肢體衝突帶入議會的主張。徐女士稱,因去年11月,區選大勝,對民主派奪議會半數有信心,假若支持的素人落敗,都會尊重初選結果。

同一時間,傳統泛民亦不乏支持者。大坑票站仍未開門之際,73歲的劉女士已撐著拐杖等候。劉女士是福建人,少時在內地接受教育;她形容丈夫是「深藍」,與自己政見南轅北轍。稍早的7月1日,她亦撐著拐杖上街遊行。今次初選,對她而言,是「絕望中的一絲希望」。劉女士認為,香港議會依然有制衡作用,需要有議會經驗的議員,故仍會支持傳統泛民。

撇開路線之爭,另一要點是選民是否支持參選人在議案運用否決權利。在黃大仙票站開放的第一個小時內,年約60歲的Ken已來投票,說希望帶動投票人數,鼓勵更多人走出來。突然,一輛警車駛至,有4名軍裝警員拍攝票站情形。Ken見狀反而提高聲線說,「初選完全合法,是政權找不到法律理據才用不同手段打壓。」

他從事製衣業,已失業一年多,形容政府的保就業計劃,傾向照顧僱主,故投票給民主派是希望為社會帶來公平。然而,協調初選,爭取35+,戴耀廷曾經想像,民主派一旦當選,可以「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勢成「攬炒」局面,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這個論述,成為了建制派主要抨擊的對象:民主派當道會罔顧民生、破壞經濟。Ken認為,問題矛頭在於政府不肯讓步,才導致今日局面,他沒提及具體原因,但估計民主派不一定會否決預算案。

2020年7月11日,黃埔民主派35+公民投票拉票區。
2020年7月11日,黃埔民主派35+公民投票拉票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票站義工:全部香港人共同承受白色恐怖

民主派首次舉行全港性初選,過程不容易。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及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負責統籌,先是與各派系的參選人協調出選機制,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力設計投票系統,民主動力及各區區議員亦有協助執行細節。

與擁有龐大資源的官方投票不同,初選今次設有247個票站,主要由區議員辦公室及黃店承辦,另設有街站,倚靠大量義工協助運作。其中一個特色票站是一架私人收藏已退役的古董珍寶巴士,位於西九龍站旅遊巴停車場內。

2020年7月11日,戴耀廷在記者會上反駁政府指初選違法,堅稱初選完全合法。
2020年7月11日,戴耀廷在記者會上反駁政府指初選違法,堅稱初選完全合法。攝:林振東/端傳媒

但在選舉前夕,各式票站接連受壓,民政事務局及房屋署先後表示,議辦不得用作票站用途,警告開支或不獲發還,亦可不予續約或提早終止租約。有位於商場的店鋪獲管理公司通知,提供票站屬違反租約,負責人最終取消相關票站。

面對官員指控初選或違法,戴耀廷堅稱初選完全合法,逐項反駁政府論調。他表示,初選屬「公民投票」(Citizen Voting),不是禁止的「公投」(Referendum),選舉並沒有主張「分裂國家」,亦不存在「外國勢力」;選民自願投票不是「操控選舉」,當議席過半後,議員或採用的否決權力,是基本法所賦權力。

「全部香港人都正共同承受這種白色恐怖」,石硤尾邨票站義工、35歲的姚先生說。他說,民主派初選早在6月招募義工,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他與其他義工也沒有退縮。姚先生認為,出來投票的人「不安全」,他們這些義工則「很不安全」,大家也是在共同承受。

59歲的張先生則在旺角黃店票站擔任義工,他表示,曾在一次警方大圍捕行動中,以非法集結為由被捕,至今仍在保釋期。岳父早年被剛執政的共產黨充公田產後,偷渡來港,過去曾與對方一同往內地探親,岳父曾忍不住在餐廳大罵共產黨,令親友擔驚受怕,恐防隔牆有耳眾人皆受牽連。張先生憂慮,在港區國安法下,也香港的自由不斷縮小,最後像在大陸一樣「講句嘢都驚。」

2020年7月11日大埔,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
2020年7月11日大埔,市民在排隊等候進入票站,參加民主派35+公民投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投誰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展現民意」

在元朗鳳攸北街的票站,人龍由一樓的議員辦公室一直伸延至地下。64歲的鄧女士是家庭主婦,在炎熱的天氣下等候接近50分鐘,她形容,對比更多受傷及被捕年輕人,「等候只是微不足道」。對於35+的目標,她略感悲觀,認為政權將無所不其極阻礙選舉,出現DQ的可能性極大,「做到什麼便盡做。」

鄧女士說,從前不說粗口,但經歷過去一年,她看到特首林鄭月娥已會情不自禁地「爆粗」,與身邊朋友也理解年輕人的激進行為。是次初選,突顯民主派內部分歧:傳統政黨與素人、泛民與本土,鄧女士希望兩派可互相包容及尊重,「有著同一目標,只是所用的方法不同,大家都是同路人。」她認為,在立法會中,需要有經驗者去帶領年輕人,亦要有新面孔接替舊人,故在超區及地區直選,分為支持傳統泛民及本土派的候選人。

20多歲、從事測量的曾先生在旺角票站投票,他反而認為,初選「投誰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展現民意。」他表示,最理想「當然是有一百多萬人投票」,讓國際看見港人的聲音。首日投票人數錄得超過22.8萬,打破原定目標的17萬人,但與曾先生預想的數字仍有差距,他估計,恐懼是最大原因,因警方上門搜證一事,自己對於留下個人資料亦感擔憂。

昨晚9點,仍有逾400人在元朗一個票站外等候投票。26歲的Amy匆匆趕來,票站已截止投票,她說今天會再次到場投票,完全沒有考慮會否DQ參選人,或政府阻撓初選的問題,「因為不能預計任何政府的行動,只能控制自己投或是不投。」

香港民主運動 香港政治 反修例運動 2020香港立法會選舉 反修例運動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