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愛慾錄:讓我相信情慾流動的二三事

酷兒理論帶給社會的巨大貢獻,除了對性別桎梏粉碎式的解構,還有留下關於「情慾流動」的線索和迷思。人的取向一定是單一的嗎?


同志酒吧內的男士們。 攝:林振東/端傳媒
同志酒吧內的男士們。 攝:林振東/端傳媒

九十年代酷兒理論帶給社會的巨大貢獻,除了對性別桎梏粉碎式的解構,還有留下關於「情慾流動」的線索和迷思。我經常聽身邊的酷兒實踐者抱怨自己情慾不夠多元:「為什麼就生了個單性戀的身?」我對性傾向天生論和後天論的爭議完全沒有興趣,但生活實踐讓我相信情慾流動,那就從我睡過的那些雙/泛性戀男孩說起。

聖誕派對上的蘑菇男孩

兩年前的聖誕前夜,參加了一個朋友家裏舉辦的potluck聚會,每人帶一個菜,好不熱鬧。彼時我剛搬來柏林,對這裏的素食風尚還不太熟悉,我做了一個紅火火的辣子雞,也是在場獨一份的肉菜,不禁有些尷尬。而當晚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明星菜餚」,當屬精心烘焙的純素蘑菇派。製作者是一位來自立陶宛的男孩,使用的材料是他在立陶宛的大森林裏親自採摘的新鮮野蘑菇,這個意象已經讓人想入非非,而蘑菇男孩的確如他的蘑菇一樣靦腆可愛。。

聖誕公假對於大部分德國人來說是家庭團圓的日子,而留在柏林參加這種非家庭聚會的大都是異鄉人。一杯杯酒下肚,四海之內都是同胞兄弟姐妹了。主人家是一位性格豪爽的意大利女孩,愛結交男同朋友。我立刻跟幾位很 campy 的男同志朋友熟絡起來。聖誕前夜就好比中國的除夕一樣熱鬧非凡,場面失控。而整晚唯獨蘑菇男孩顯得比較孤僻、羞澀,我上前對他的蘑菇派大加奉承,他也只是抬頭對我笑了一下,然後依舊落寞的神情。

午夜之後我們不能在人家裏擾民,而選擇到附近的一個酒吧繼續喝。這裏更加擁擠不堪,如同大部分派對挨到凌晨的結果,一些不設防的肉體開始互相靠近。酒吧的角落裏,意大利女孩和蘑菇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吻上了,他倆被我看到後,稍有些尷尬地笑起來。意大利女孩猝不及防地轉過來頭來吻我。其實我還沒喝那麼醉,來到酒吧之後我一直守著同一杯紅酒避免丟失體面。恰是這種清醒讓我更難以回絕這樣的善意,我們做了一個近乎玩笑卻又深長的舌吻。彷彿做一道數學題一樣順其自然,我攬過蘑菇男孩也吻了起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性/別 愛慾錄 LGBTQIA 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