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不選邊站的想法過時了:專訪中美澳關係學者Tony Walker

「在安全方面,澳洲不可能拋棄和美國的關係。但我認為,我們可以在地區外交上更加獨立。」


2020年1月17日澳洲悉尼,遊人在雨中看悉尼海港大橋。 攝:Jenny Evans/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7日澳洲悉尼,遊人在雨中看悉尼海港大橋。 攝:Jenny Evans/Getty Images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讓早已跌入谷底的中美關係再度惡化,也讓長期在兩國之間周旋的澳洲也捲入其中。四月,澳洲外長Marise Payne提出要對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劍指中國。這一號召獲得美國等多國支持。此後不久,中國宣布對澳洲大麥出口徵收高達百分之八十的關稅,禁止四家澳洲牛肉屠宰商向中國出口牛肉;近日更以澳洲在疫情中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嚴重為由,向國內民眾發出旅遊和留學警告。

儘管在地理位置上與世界孤立,但長期以來澳洲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尋找平衡點。歷史上,脫離英國殖民的澳洲依賴美國的軍事支持,但經濟上,中國近年來已經成為澳洲最大的貿易出口市場,自2015年簽訂《澳中自由貿易協定》以來,雙方經濟交往更為密切。

中美交惡,澳洲,也難以獨善其身。另一方面,澳洲亦面臨來自國內的種種挑戰:作為全球重要礦產出口國,澳洲在全球氣候變化政策上長期指不作為;以多元文化為國策的澳洲,處理難民和移民的政策卻常受到爭議,原住民文化保護方面亦遭詬病。在這場疫情中,澳洲也受到了衝擊:澳洲高等教育嚴重依賴以中國為首的留學生市場,在疫情中,各高校受到入境禁令的衝擊,收入大減,而近日疫情惡化,解封遙遙無期,令高等教育行業雪上加霜。

對澳洲的政策制定者而言,作為中間人的澳洲,在日益複雜的中美兩國之間,如何尋找自身定位,在兩國的紛爭中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成為當下的難題。澳洲又該如何看待甚囂塵上的「中美新冷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冷戰 澳洲